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挑战暗星最新章节

第十章

挑战暗星 | 作者:金萱 | 更新时间:2019-02-09 14:28:24
推荐阅读:戏闯美人关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我的娇妻超级名模亲王的专属空姐贪色男人白虎寄情霸情恶棍
 
  到学校上学,冷不防在校门口又见张嫂的身影、管初彗笔直的走向她。心想,不知道她今天又是为谁传话、想要传些什么话?不过可以预料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就对了。
 
  果真,张嫂来此转达了管园仁对她最后的通牒,要她最好在他今晚回家时乖乖地出现在家里,否则的话,他明天会亲自到学校来替她办理转学手续,直接将她押回家去,反正他的面子在北中早已被她丢光了。
 
  面子?没想到他说来说去还是为了这两个宇。管初彗突然领悟了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问及了母亲以及兄姊对她离家的反应,然而令她心寒的却是张嫂规避的眼光,至此她终于知道管家再无任何她留恋的地方。
 
  对张嫂为时已晚的善意谎言道了声谢,她转身笔直的走进校门内,罗致旋亦步亦趋的紧跟在她身边,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我没事。”她牵强的抬起头对他微笑。
 
  而他的反应却是将她的脸压向地宽阔足以包容整个她的胸膛上。
 
  “在我面前,你用不着忍着。”
 
  罗致旋温柔的嗓音在她耳间泛辟,强忍在她喉间的啜泣声一个儿不小心的溢出口,她揪紧他的上衣用力的哭起来。
 
  从头到尾他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拥着她的温柔双臂却给了她所有的抚慰,宽阔的肩膀更是义无反顾的收容了她所有的伤心与泪水,直到她的心中除了他的温柔再无任何伤痛、她的泪水干涸流尽为止。
 
  至此,管初彗忍不住心想,或许老天永远是公平的,因为在她失去了一切之后却让她拥有了他,“我可以义无反顾的爱你吗?”
 
  “当然。”
 
  他有如岩石般温柔却坚定的回答惊动了一直趴扑在他身上的她,管初彗抬头看他,好半晌之后这才知道她刚刚竟将心里的话对他脱口而出——我可以义无反顾的爱你吗?她必须听他再说一次他的回答。
 
  “你可以再说一次吗?”她咬了咬嘴唇要求他道。如果他刚刚的回答是她的错觉,如果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对他脱口而出那个问题,那么对于她这莫名其妙的要求,想必他的回答会是……
 
  “你当然可以义无反顾的爱我,因为我也是义无反顾的深爱着你。”
 
  以为早已经干涸的泪水突然急涌而出,管初彗毫不犹豫的再次将脸埋进他怀中。“不要再让我哭了。”她哑声的位道,“肿着一双眼睛,你要我待会儿怎么去上课?”
 
  “你可以告诉他们是我欺负了你,我不会否认的。”他温柔的对她开玩笑。
 
  “我才没有这么坏。”她轻捶了他一下,以喑哑的声音娇骂道。
 
  罗致旋在一瞬间拥紧她,却在下一瞬间又将她轻轻推离自己。“如果没这么坏就别再哭了,否则我可能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如果他们又知道你现在和我住在一起的话。”他一边替她拭泪,一边隐喻的开玩笑这。老天,才在他家住一个多星期而已,她身上就已经有他的味道,他实在不知道再这样下去,他还能忍耐多久而不去拥抱她。
 
  “旋。”
 
  “什么事?”
 
  “为什么现在你都不再吻我了?”
 
  赫!罗致旋几乎被她这个问题吓得倒退步,瞠目结舌的看着她,他欲言又止的开口闭口,最终却在眉头一皱后说:“我送你到教室去。”
 
  她阻止他并深深地凝视着他。“你不是说过我们的交往是以结婚为前题,你是义无反顾的深爱着我吗?那么为什么连个吻都……”她的话被他突如其来的拥吻截断。
 
  “我想吻你,无时无刻都想这么做,你知道吗?”罗致旋抬起头近距离的凝视着她,“可是你知道除了吻你之外,我更想对你做什么吗?一个吻所引发的后果是我想的到而你却想不到的,我必须要替你着想。”
 
  “我想的到。”看着他,管初彗突然垂下头低语道。她怎会不知道他想要她?她怎会不知道他们的吻可以多么轻易就转换成他们几乎不能忍受的热情,燃起除了男女之间最原始的结合之外都扑不灭的烈火?然而体贴温柔的他却始终记得他们第一次偷尝禁果的时候,她抑制不住突如其来的疼痛所带来的呐喊与泪水,他为什么总是能如此轻易的引发她的泪水,让她遏止不住的想哭?
 
  “你想的到?”罗致旋好半晌之后才发的出声音,她低语的问。
 
  管初彗抬起头看他,温柔的双眼中有着坚定的光彩。“我要你抱我,旋,我想真正的属于你。”
 
  罗致旋在一瞬间几乎要停住呼吸,看着她,他霍然紧紧地闭上眼睛,半开玩笑似的呻吟道:“你这句话真厉害,简直是势如破竹的捣毁我所有辛苦筑起的防御措施。”他睁开眼,双眼中第一次坦率的将他近日来所有的压抑都显露出来。“今天晚上。”
 
  他坚定得有如誓言般的承诺让管初彗的心脏在一瞬周重重的撞击在肋骨上。她看着他,强忍着因期待或者是害怕所引起的一阵颤抖。“我爱你。”她想不出除了这三个宇之外,还有什么话适合在现在对他说。
 
  他的回应是在她唇上烙下一个轻吻。“来吧,我们该进教室了。”他十分温和的开口,“否则我担心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拉着你一起跷课回家。”
 
  “不,你不会的,学生会长。”管初彗抬头,给了他一个足以瓦解他所剩无几的自制力的微笑。
 
  罗致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强迫性的将双眼的注意力从她灿烂的笑脸上移开后,他粗嘎地开口,“走吧。”
 
  ☆      ☆      ☆
 
  时间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当人们不去注意它的时候,它总是在不知不觉间连咻一声都没有便转眼不见。然而相反的,当人们注意或在意它时,它就像要与人作对似的不是过得很慢就是过得好快,活想测试出所谓人类忍耐的极限般。
 
  罗致旋烦躁的一把推开眼前的课本站起来。
 
  “罗致……”
 
  “对不起,老师,我可以先离开吗?”在台上专心讲课的老师因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而愕然的瞪着他开口间,他已先开口道。
 
  “为了学生会的事吗?没关系,有事就去做吧。”
 
  “谢谢老师。”
 
  毫无羞耻心的离开教室,罗致旋一点也不为自己的扯谎感到抱歉。反正坐在课堂内他也无心听课,与其坐在那里虚耗光阴不如随心之所向,也许时间能过得快一些。
 
  穿过第二教学大楼转向通往第一教学大楼的玄关,他停在三楼可以直接俯视到二楼管初彗教室的所在处,双眼专注的寻找她的身影,可是他却万万没料到她的座位竟然是空荡荡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他眨眨眼睛重新寻找她的身影,无奈事实就是事实,她竟然又跷课了!
 
  有始以来第一次对她的反叛感到生气,因为在他如此爱她、如此为她尽心尽力之后,他以为她至少会为他洗心革面,至少在经过退学一事之后会乖一点,没想到……
 
  “该死!”他忍不住低咒一声,为自己的生气而生气。即使是欲求不满他也不该对她牵怒,况且他不想想自己身为学生会长都在跷课,又凭什么想约束她,对她跷课的行径怒不可遏?是牵怒,他实在不应该这么没自制力的。
 
  猛然用力的吸了一口气,罗致旋离开教学大楼开始在管初彗惯常出没的地点梭巡她,然而当他寻遍所有她曾经的落脚处却依然找不到她的身影时,他皱起的眉头不由自主的愈蹙愈紧。她会去哪里?
 
  下课铃声攫住他困惑的思绪,他不耐烦的用手爬过头发和颈背,抬头望向逐渐涌出教室的学生,心想也许可以从她同班同学那里得到一些可以寻找到她的资讯。
 
  于是他迈步朝她教室的方向走去。
 
  根据她同班同学所说,上一堂下课的时候有一个别班的男生来找她,说是替他传话要她跟那男生走,之后她便没有再回到教室。
 
  “替我传话?”罗致旋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叫道。他并没有要任何人来替他传话呀!是谁假传了圣旨?
 
  想不透是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利用他来骗走管初彗,在她同班同学问也问不个所以然,罗致旋忐忑不安的开始穿梭在校园内寻找她的踪迹。
 
  没有、没有、没有!就连校门口的警卫也说没有看到她的踪迹。罗致旋在迫不得已之下甚至于利用了大众传播的利器,直接跑到广播社去播音寻人,可是久候不至,她就像是从学校化作一道轻烟,凭空的消失了一样,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坐在学生会里等候她的同时,罗致旋曾经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思考有什么人会千方百计的想捉她,答案想来想去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父亲管园仁。不管她父亲用什么方法避开学校警卫的耳目,不过除了她父亲之外,他真的想不出第二个人会为了她而动脑筋。然而霍然出现在学生会办公室门前的管园仁却将他假设完全给驳回,管园仁竟然是来跟他要女儿的!
 
  “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议员大人,小彗不早被你五花大绑给绑回家了吗?”
 
  强压制住遽然升起的恐惧,罗致旋面无表情的盯着他说。
 
  “罗致旋,你怎么可以跟管议员这样说话?”随后的训导主任不赞同的朝他皱眉道。
 
  然而罗致旋的注意力却依然全部集中在管园仁脸上。
 
  “身为一个父亲,要女儿回家却只能用骗、用绑的,你不觉得很可悲吗?议员大人。”他冷嘲热讽的盯着管园仁继续说道。
 
  训导主任几乎倒抽了一口气。“罗致旋!”
 
  “对不起训导主任,可以让我单独和他说话吗?”管园仁突然转身对他说,
 
  “麻烦你。”
 
  训导主任犹豫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罗致旋,再看向一脸客气却坚决的管园仁,终于他无声的点头,然后转身离开并替他们带上了门。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一待门阻隔了第三者,管园仁立刻转身面对眼前这个明明是乳臭未干的小鬼,全身却散发着令人不可忽视的锐利气势的罗致旋。他缓缓地说。
 
  “这里没有第三者在,你用不着再为了面子的问题辛苦的带着伪善的面具。”
 
  看着他,管园仁冷静地问:“为什么你始终都对我充满了敌意?”
 
  “这个答案你应该心知肚明,不要明知故问。”
 
  看着怒不可遏的罗致旋一眼,管园仁点头,“为了初彗对不对?不过我实在很好奇为什么你有办法能让梁豪宇先生为你出头,你跟他究竟是什么关系?”他的双眼微微地眯起来。
 
  他的表情让罗致旋立刻愤怒的知道他今天来此的所有用意,更明白的知道他为何要千方百计的将自己的女儿从学校掳走,而不明目张胆的到学校要人——他想藉此来威胁。
 
  “卑鄙!”罗致旋迸声道,“如果你以为挟天子以令诸侯可以让我就范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我认识的人不只有白道,连黑道都有!我劝你最好适可而止不要太过分,否则一旦惹火了我,我管你是天皇老子照样给你很难看!”
 
  这不是威胁而是一种承诺,一种让人不寒而栗、胆战心惊的承诺。
 
  管园仁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被一个高中生的气势所震慑住,看着罗致旋,他怀疑自己先前的想法似乎太过乐观了,他有办法驾驭这小子吗?即使他有自己的女儿可以利用,可是……
 
  “小彗现在在哪里?你的宾士车上,还是已经将她送回家去了?或者你将她囚禁起来,用来逼我就范?”
 
  “初彗?她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吗?”他的话让管园仁微微地皱起眉头。
 
  “我说别装了,你听不懂国语吗?”盯着他,罗致旋的下颚紧绷着,“如果我告诉你,我明天就能将你从议员的位置上拉下来,你信不信?”
 
  “不管我信不信,初彗在哪里我并不知道。这十天来,她不是一直都和你一起吗?”管园仁怀疑的看着他问,眼中的茫然一点也不像是作假。
 
  罗致旋的胃部顿时纠结成一团,恐惧占领了罗致旋全部的知觉,瞪着表情逐渐转为凝重的管园仁,在他措手不及之间以手臂抵住了他的颈部,暴力的将惊惶失色的他整个人重重地压抵在墙壁上。
 
  “我警告过你别装了,你听不懂吗?”罗致旋冷峻而无情的对他咬牙迸声道。
 
  管园仁不愧是做了议员多年,对于强悍音的威吓虽然在一时之间把持不住的露出害怕,不过却在最短时间找回勇气与冷静的知性。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他认真地问,“初彗呢?你们训导主任告诉我,她应该在这里,和你一起的,为什么没看到她?”
 
  “该死的,我叫你别装了!”
 
  “我真的不知道初彗在哪,也没有叫任何人到学校来找她,除了早上的张嫂之外。”管园仁的语气谨慎,态度认真盯着他,“罗致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必须要老实告诉我。”
 
  罗致旋全身紧绷,视线集中在眼前毫无开玩笑之意的管园仁身上,然后突然之间他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般,失去所有能支撑他的气力。他松开管园仁,整个人踉跄地往后退,撞到了身后的桌沿。
 
  不是他,小彗并不是被他骗走、绑走的。
 
  “罗致旋,告诉我,初彗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管园仁将手轻放在他肩膀上一本正经的问。
 
  罗致旋用力的甩开他,突然怒目相向的朝他大声吼道:“你关心吗?除了你的政治生涯之外,你曾经真的关心过她,为她尽过一分做父母的责任吗?功课、成绩,能代表什么?你的面子!你管议员的面子!我告诉你,以后的她有我来关心,用不着你再这么虚情假意,你听清楚没?滚出去!”
 
  “除非我知道初彗发生了什么事,否则我绝不踏出这个门半步。”管园仁冷静地盯着他说。
 
  罗致旋狂笑几声,“如果你不在意自己的政治生捱断送在我手里,你尽管待下来没关系。”他冷冷地盯着管园仁,嘲讽的说,“我发誓,如果小彗不能平安的回到我身边,我会亲手断了你全家的前途,不管是你的政治生捱、你老婆的社交人面,或者是你那对宝贝儿女的未来,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毁了你们所拥有的一切。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不要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罗致旋现在的表情不是在开玩笑,而是非常的认真。
 
  管园仁理所当然知道罗致旋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最令他不可思议的却是他竟然会深信这个十七岁少年的威胁。
 
  “如果找到初彗,你会告诉我她的消息吧?”他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在临走前皱眉问道。
 
  罗致旋冷笑一声没有回答。女儿与政治生涯,他依然无可救药的选择了后者。
 
  “我会接受梁豪宇先生的提议,今后绝不会再干涉你们俩的事,希望你也能给我同样的答案。”他的冷笑让管园仁不安的再次开口。
 
  “不要让我再说一次,滚出去。”对于他的自私与无情,罗致旋抑制不住的握紧拳头,狂怒的朝他迸声道。
 
  他实在不知道像管园仁这种烂人为什么还能生出像小彗这样的女儿来?而从小在那样的父母环伺下长大的她又为何能出污泥而不染?或许他还得感谢他们对她的不重视与疏忽,要不然他怀疑自己还能有幸的拥有现在的小彗?
 
  有幸?拥有?
 
  罗致旋心中的感谢顿时被深重的阴郁所笼罩、取代。她现在到底在哪里,是谁假借了他的名义骗走了她?她有没有受伤、害不害怕?是不是正等着他去迎救她……
 
  该死!他必须冷静些,想一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      ☆
 
  正当罗致旋忧心如焚,像只无头苍蝇般的想在混乱的思绪中找到出路时,工作告一段落正准备回家睡大头觉的麦峪衡却无巧不成书的撞见从学校内被绑架出去的管初彗。
 
  他没有时间多做怀疑即驱车跟了上去,并在对方下车进入超商买东西时,攻其不备的撂倒坐在后座一左一右看守着管初彗的黑衣男子,并以最快速度载着她逃离现场。
 
  询问起一切经过,身为当事人的管初彗完全茫然不知自己为何遭绑。
 
  麦峪衡却已大致推敲出一切事实的真相
 
  麦峪衡一路上蹙着眉头送她回学校,告诉她,罗致旋可能已经为她担心得疯了,因为他的手机始终都在电话中,想打都打不进去,要她进校门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他,让他放心。而第二件事则是要她转告他,请他联络季笋瑶、倪天枢他们全体,晚上在麦峪衡家集会有重要事要商谈。
 
  管初彗点头允诺,下车后在警卫瞠目结舌的表情中迅速的飞奔进校门内。最后她在学生会中找到了罗致旋。
 
  他的脸色苍白,皮肤紧绷在脸上,在她推开学生会的大门时,瞬间抬起头看向她,之后目光便一直镇定在她脸上,连眨也不眨一下。
 
  “旋——”她才开口,他已一言不发地冲向她,用紧到几乎令她发痛的将她整个人拥进怀里。
 
  “你去哪了?”他沙哑地问,全身都在颤抖。
 
  到了他温暖的怀中,管初彗才知道自己先前被人绑架时有多害怕,她将颤抖的自己紧紧地依附在他怀中,吸取他早已令她熟悉不已的气息以告诉自己没事,她又回到她的避风港——他的怀中了。
 
  “我没事,是衡救了我。”她以颤抖的声音低语的告诉他。
 
  “发生了什么事?”他又抱紧了她好一会儿之后,这才将她牵到座位上坐下,
 
  并将她抱在大腿上以余悸犹存的声音问道。
 
  “我被绑架了。”管初彗告诉他,并将一切事情经过毫无保留的都说出来,连同麦峪衡请她代为转达的话。“旋,你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那些人为什么要绑架我?我并不认识他们。”
 
  听到她所叙说的事实而蹙紧眉头的罗致旋一瞬间又将她拥紧。“这些事待会儿再说,先告诉我,你有没有受伤?那些人有没有伤害到你?”
 
  管初彗看着他摇头。
 
  “天啊,你快吓死我了,在我找遍整个学校,连你父亲那边都没有你的消息的时候,你不知道我……”他语不成声的把脸埋进她颈间。“再也不这样一声不响的失去踪影,我的心脏不够强壮到可以应付像今天这种情形,答应我。”他抬着头凝视着她,霸道的要求道。
 
  管初彗用最真挚而深情的眼神凝视着他,“我答应你,还有,我爱你。”
 
  看着她,罗致旋露出再见她之后的第一个微笑。他知道自己还有许多话必须跟她说,例如关于她父亲的事、关于这次绑架的事,以及关于今晚绝对令他们七人——不,应该说是八人蹙眉头疼集会的事,可是……去他的黑道入侵校园之事!去她那个自私自利的父亲!他现在最想对她说的却只有三个字。
 
  “我爱你。”说完之后,也不管他们身处在学校内,全校的师生也依然都还在校内,甚至于此时此刻正有人走过学生会的门口,他低头吻住了她,再造另一个关于学生会长和不良少女的谣言。
 
  谣言中传说他们俩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公然接吻,而且特别强调是她强吻了他的,然而事实……
 
挑战暗星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org/305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戏闯美人关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我的娇妻超级名模亲王的专属空姐贪色男人白虎寄情霸情恶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