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请你醉在我怀里最新章节

第十章

请你醉在我怀里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2-09 13:26:47
推荐阅读:巧凰戏凤亲王的专属空姐女欢男爱总裁的暖床秘书一起挤出来吧我的娇妻口下留人疯狂女佣太劲爆翘爱天使狂欲总裁
第十章从杜希威那边收集到充足的信息后,朱慕凡开始朝目标物……桑若瑶
接近。
 
 他仿效仕希威那一记蠢招,躲在暗处,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经过冷静的分析,他得到一个结论:以目前的情况而言,想要得到爱丽丝的
原谅简直比登天还难!在她气末消、还不肯平心静气听他说的时候,他再多费
唇舌也是枉然。
 
 所以他只能天天守着她,让她看到他的诚意。一点一滴、一天一天的感动她,
抹去她的怒气!
 
 他唯一庆幸的是,爱丽丝虽然成天滥交男朋友,但是还不致于彻夜不归,可
见她的心还是没变!只是人是感情的动物,有可能日久生情,万一……算了,
先别想那么多。
 
 反正,他每天都得拦住爱丽丝,直到她肯听他解释!朱慕凡告诉自己。
 
 他和往常一样,等了又等,桑若瑶终于出现,今天的她。穿的是一件低胸的
紧身上衣,下半身则是迷你裙。迷人的风采,依旧没变。
 
 朱慕凡看得有些痴呆。还好,他及时清醒过来,在她绝尘而去之前,从阴暗
处跳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桑若瑶和住常一样,冷酷无情的对他咆哮:“这位挡路碍眼的先生,能不能
请你让个路,我要过去!”“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但是……”他的台词几
乎每次都一样,而且每回几乎都在相同的地方被打断……“我又不认识你,干
嘛生你的气?你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脑筋有问题?”她一脸鄙夷的讥讽。
“爱丽丝……”虽然他已经习惯她如此对他,但面对连篇的气话,依然不知该
怎么反应比较好。“我已经说过不认识你,滚开!”她翻脸不认人的推了他一
把,然后钻进一辆适巧驶来的法拉利跑车内,咻的一声,呼啸而去。
 
 又是一样的结果!朱慕凡啼笑皆非。
 
 他不知道像这样的游戏,究竟要玩到什么时候才能划下休止符!
 
 每当目睹爱丽丝钻进别的男人车子里,头也不回的离开时,他的心就好痛好
痛,像被人泼了汽油,用火焚烧似的痛楚。但祸是自己闯的,也只有认了!
 
 爱丽丝这一去,非到深更半夜是不会回来的,他连日来跟踪监视所得出的结
论让他有此认知。
 
 他重重的叹了一声,钻进自己的车子,和以往一样开始例行性的跟踪大任。
 
 沿路奔驰间,他不禁回忆起和爱丽丝在一起的种种。
 
 那时的爱丽丝是那么清纯、那么甜美可人,一天到晚像一只温顺快乐的小鸟
般,深情款款的依为偎在他身边。一下子嘟着嘴大发娇嗔,一下子又柔情万千
的撒娇、灌他迷汤,一下子又像个调皮淘气的小孩,无端的恶作剧,把他弄得
哭笑不得。
 
 朱慕凡再度长叹。一切的记忆都还是那么的鲜明,连他自己都讶于自己的好
记性。
 
 对于女人,他一向忘得既快又干净彻底,也从不曾去回顾已逝的爱情,想都
没想过。
 
 爱丽丝是唯一的例外!“我不会轻易放弃的!”他重捶了方向盘一记,坚定
无比的告诉自己。
 
 他清楚的记得前几天,跟去了爱丽丝,垂头丧气的去麦可的pub 时,所发生
的那一幕……“慕凡?”
 
 麦可见到他进门有点意外……心想他应该正在当‘跟班’才是。“给我一杯
马塔特尔!”
 
 麦可看看他,扬扬眉毛,“就来!”
 
 他一面调制,一面有意无意的说:“你知道吗?最近爱丽丝来我这儿时,都
点‘玛格丽特’。”“‘玛格丽特’!?不是‘雪白佳人’吗?”朱慕凡面带
惊讶的重覆一次。
 
 “对!那种她沈缅于失去柳浩风的悲伤中时,最喜欢喝的酒。”
 
 可见他多伤她的心!朱慕凡双眼一闭,爱丽县那张心碎哭泣的脸,再度浮现
他的脑海,怎么也挥不去,反而愈来愈鲜明。“我错了……我完完全全错了…
…”他像在纤悔一样,低声的喃喃自语,一次又一次。
 
 那无穷尽的悔恨,如今依旧,没有减少反而不断增加。
 
 既然是自己造的孽,就得自己收拾残局,谁也帮不了他,他心知肚明,所以
他只能以最大的耐力和诚意,土法炼钢的干下去!
 
 虽说他伤透了她的心,他也无怨无悔的承受她的怒气和怨恨,以无与
伦比的毅力和耐性企盼柳暗花明又一村那天的到来。
 
 然而,三个月匆匆过去了!
 
 他足足做了三个月的‘跟班’,桑若瑶依然无动于衷,一点也没有软化的迹
象,更甭谈静下心来听他解释纤悔!
 
 面对这样的发展,朱慕凡急了,耐性也几乎全数磨光殆尽。
 
 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他必须改变对策,采取更积极的方法!他告诉自己。
 
 所以这天,他不再跟踪,改弦易辙的躲在桑若瑶的住处外,等到深夜两点,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给他盼到佳人倦鸟归巢。
 
 只见她在楼慕羽的搀扶下,步出了车外,楼慕羽还恬不知耻的用他的脏手搂
住爱丽丝纤细的腰。更令人气结的是,爱丽丝还对他咕咕的笑个不停,好象很
喜欢那只虾蟆对她毛手毛脚似的!
 
 怎么又是这个家伙!朱慕凡差点气爆。
 
 但最令他不安气愤的是,爱丽丝似乎对这只癞虾蟆情有独钟!
 
 他不是没有眼睛不会看,根据他三个月来的跟踪信息显示,爱丽丝的约会有
一半以上几乎都是跟他。
 
 凭良心说,楼慕羽确实是个条件相当好的男人,否则他那个花花公主型的妹
妹茱莉亚当初也不会万中选一的和他共结连理。他也不是没去找过茱莉亚,要
她叫楼慕羽放手,别接近爱丽丝。问题是茱莉亚根本不管她老公花心风流的事,
何况这一回还是茱莉亚主动把楼慕羽介绍给爱丽丝的。更要命的是,当爱丽丝
知道他找过茱莉亚这件事后,好象是存心气死他一样,从此和楼慕羽往来更加
频繁。
 
 面对那样的结果,他还能再多说什么?
 
 平常他就已经看他不顺眼……应说自他和爱丽丝勾搭上以后……今夜更是愈
看他愈火大碍眼!
 
 吓!那个该死一万次也不足惜的男人在做什么!?竟敢用他的烂嘴吻了爱丽
丝的樱唇!?他再也无法忍受了……“大色魔!你给我立刻滚离爱丽丝身边,
否则包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他在楼慕羽的唇只差O.OO一公分就要碰上她的
节骨眼,从暗处跳出来,阻止了怵目惊心的可怕画面发生!
 
 在寂静的深夜里,他那石破天惊的怒吼,显得格外惊心动魄。
 
 桑若瑶没料到他会躲在那儿,所以呆楞了一下,但旋即恢复正常,还以颜色
……
 
 “你算哪根葱呀!一天到晚跟踪我,你再这样我可要报警告你妨碍人身自由
了!何况,我早已说过我不认识你,你怎么这么死皮赖脸,非赖定我不可?”
她才纳闷他今天怎么没有跟踪她,原来是改变战略了!“姓楼的,你最好立刻
给我滚得远远的,永远不准再接近爱丽丝!否则休怪我翻脸无情,没把你当妹
夫看待!”朱慕凡当没听见她的话,对着楼慕羽怒不可遏的破口大骂。“你才
该滚得远远的!慕羽是我的男朋友,不,是未婚夫,他干嘛滚?”
 
 桑若瑶马上替楼慕羽说话,气得朱慕凡青筋暴跳。“末婚夫!?别开玩笑了,
他是茱莉亚的丈夫,你忘记了吗?”他又妒又恨。“那是现在,不过很快就不
是了,慕羽和茱莉亚都说过,只要我开口,他们两个随时都可以为我办离婚手
续!”她气定神闲的娇嗔。“什么!?”他的眼珠子差点气掉,更像被狠狠的
揍了一拳一样,一脸死相。“甜心,你的意思是你答应我的求婚了?”楼慕羽
喜出望外的向她确定。“当然呀!戒指都收下了,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桑若瑶好象非气死朱慕凡不可,把刚才在车上,楼慕羽才套在她左手无名指
上的五克拉钻戒亮出来,在他面前晃呀晃的。“哦!甜……”
 
 砰……!楼慕羽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朱慕凡冷不防的一记重拳,狠狠
的揍昏在地上。
 
 桑若瑶没料到他会演出全武行,气急败坏的大嚷:“野蛮人!你怎么可以出
手打人!
 
 这可是有法治的国家哦!“朱慕凡咧开嘴,表情恐怖至极,以教人背脊发凉
的语气说道:”没错,算他运气好,生在这么有法治的国家!否则,他今天躺
的绝不是地板而是棺材!“”你可恶……“
 
 啪……!随着一句愤恨至极的怒骂,她重重的掴了他一掌。“这是你第二次
打我!”失慕凡平静得令人局促不安。“那又怎样?”难不成他要讨回去!?
很好,够种!我桑若瑶就奉陪到底!她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应对。“你的
气也该消了吧,爱丽丝!”他的语气出她意料的温柔。“你……”她顿时语塞。
 
 朱慕凡伸出手抓住她的双臂,认真而严肃的说:“我知道你并没有爱上那些
可恶又该死的烂人,我知道你至今还是只爱我一个人,你会这么做完全是因为
在气我,对不对?
 
 爱丽丝!“他必须确定、他必须!
 
 她狠狠的推开他,以令人不安的声调怪笑数声,才夹枪带棍的说:“你少往
自己的脸上贴金了!你以为你是谁呀?全世界的女人都得对你死心塌地不可吗?
没错!我是曾经爱过你,那时是因为我神经错乱,脑筋发霉,才会糊里胡涂的
爱上你这个冷血无情的浑蛋!现在,我清醒了,我不可能再爱你了,甚至想到
你,就会觉得恶心想吐!你听清楚没?”“不可能!你是爱我的!否则,你怎
会又喝‘玛格丽特’?你如果真的爱上楼慕羽或别的男人,正在热恋中,你就
该喝‘雪白佳人’而不是‘玛格丽特’!”她无情的话令他心生恐惧,怕她真
的不肯原谅他、不再爱他!他真的好怕会失去她!
 
 啪——!他话还没说完,桑若瑶又赏了他狠狠的一掌。
 
 但见她一脸受伤狼狈,凄厉的怒道:“我爱喝什么是我的事,你管不着!你
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管我?”“凭我爱你!我深爱着你!所以找不准
你再伤害自己,作贱自己!”他也火了,心痛得光火。“你爱我?是呀!你是
爱我,因为你爱全天下的女人,爱你那足以组成联合国大军的万国情人,你可
真爱我呀!可惜的是我桑若瑶心胸狭窄、心眼更小,承受不起你朱慕凡的大爱!”
她恨恨的瞪视着他,夹枪带棒的百般嘲讽。
 
 朱慕凡真是百口莫辩。“不是这样的!我承认我过去是很花心,但那是因为
我想藉此反抗朱家荒谬的早婚规定。这点茱莉亚应该跟你说过,不论你相不相
信,你真的是我朱慕凡生平第一次动真情的女子。至于那天,你在西班牙看到
的那一幕,还有我的不告而别,你应该也都知道真相了,那是因为……”“你
不用再说了!你再说什么我也不会相信你!何况,你也没机会再说了!”桑若
瑶笑得令他十分不安。
 
 朱慕凡心头一震,无端的恐惧油然而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桑若瑶把她的左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我刚刚不是说过,我要结婚了!所
以……
 
 啊……“朱慕凡像只猎豹扑向她,抓住她的左手,不由分说的将那颗五克拉
的钻戒从她的无名指上拔下来,用力一拋,去得老远。”你干什么,那是慕羽
送给我的求婚戒指呀!“
 
 桑若瑶气急败坏的叫嚷。“那种男人有什么好!?你干嘛非嫁给他不可!?”
他一副要吃人的恐怖模样,哎牙切齿的说。
 
 她看了他一眼,才不急不徐的回道:“慕羽比某人好大多了!至少他不会像
某人一样,高兴时就对我好,一旦发生事情,就什么也不跟我说、不让我知道,
自己决定一切之后,就自私的逃走,留下我一个人像傻瓜一样的等他、为他牵
肠挂肚!他以为他那样很伟大吗?笑话!在我看来,那种男人根本就是用情不
专、自以为是又自私自利,不值得原谅!”她愈说愈激动。“既然你已经知道
我不告而别的原因,也知道西班牙那一幕是在演戏,那你为什么还……”“知
道又怎样?你以为我会因为这样就改变心意?”她冷笑两声,“不可能的!我
一定会和慕羽结婚,无论你再说什么都已经无法改变我的心意!”她一派斩钉
截铁的气势。“你以为柳浩风地下有知的话,他会赞同你的决定吗?”
 
 他使出杀手“金+ 间”。
 
 这招够狠!桑若瑶整个脸在瞬间垮了下去,不再说话。
 
 朱慕凡乘机挨近她,以温柔至极的语调说:“爱丽丝,答应我,不要嫁给一
个你根本不爱的男人!”“……”她依然低首,不言不语。“爱丽丝,你答应
我,求你!”他再接再厉的乞求。“不可能的!我不可能取消婚约不嫁慕羽,
除非……”“除非什么?”
 
 “浩风从坟墓里走出来反对我,否则我是嫁定了!”她摆明是在刁难他,要
他知难而退!
 
 这是她最后的攻击,再说下去,她铁定会泪洒当场。
 
 朱慕凡却一副殉教者的气势,用一种非常恐怖的口吻说道:“好!我们这就
去见柳浩风,看看他会怎么说!”
 
 他说着便用力拉起她的手,往车子里钻。“你疯啦!现在是深更半夜,我干
嘛陪你去墓园?”她没料到他会当真。“你必须去!除非你答应我不嫁给那个
烂人!”“我嫁定了!”她负气的回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岂能让步示弱?
“很好!我们走!”
 
 “不……”
 
 朱慕凡的车子一走,一直躲在暗处观战的茱莉亚使蹦出来,蹲在依旧躺在地
上‘装睡’的楼慕羽身边,托着腮帮子对他甜美的笑道:“好了啦!人都走了,
你还要躺到什么时候,上瘾了不成?”
 
 楼慕羽这才坐起身,抚抚自己受创的可怜下巴道:“还说呢!要不是我闪躲
得好,下巴只怕已经被你老哥打碎破相了,到时看你怎么赔我。”他只是说着
玩的。
 
 茱莉亚当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他不是那种斤斤计较、器量狭小的男人!
所以乐得和他拌嘴:“别这样嘛!我知道你身手很好,虽然你是你们家的‘叛
徒’,但终究是出身在国际武术界赫赫有名的‘武术世家’,自小耳濡目染,
再差也有两下子,若连Evan那一拳都躲不过,岂不要贻笑大方,有辱家门了?”
她没胡说,楼慕羽家的确实是有名的‘武术世家’!“晦!我说你这是在褒我
还是贬我啊?”楼慕羽拨拨前额的发丝,一派风流潇洒的笑道。“你说呢?”
她朝他眨眨眼。“总之,这回谢谢你了,这样吧!
 
 我请你去吃宵夜,算是补偿你的损失!“原来他们夫妻俩在发现朱慕凡今天
没有当跟班时,就已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才祭出此招应对,包括楼慕羽
给桑若瑶的求婚戒指也是计划中的一部份。只有当事人的桑若瑶被蒙在鼓里。”
不管爱丽丝他们了?“”你认为还需要我们插手吗?“
 
 楼慕羽耸耸肩算是回答,然后一跃起身。“走吧!”“去哪?”茱莉亚一时
反应不过来。“你不是要请我吃宵夜吗?”他两手潇洒的交抱在胸前,侧着头
看她。
 
 茱莉亚一个帅气的弹指,“没问题!不过你付费!”“那当然,我可没受过
让女人出钱的教育!”这是他一贯的原则和作风,茉莉亚知道所以才会那么说。
 
 夫妻俩目视莞尔,一道漫步在街灯下,朝车子走去。
 
 谁说夫妻就一定得死守着对方,只在乎彼此?只要两人过得快乐就行了!像
他们两个这样,平时各玩各的、互不干涉对方,偶尔才来个约会、小聚不也很
浪漫吗?至少他们夫妻两人是乐此不疲的!
 
 半夜的墓园,果然是一片阴风惨惨。死寂的四周,好象随时都会跳出
什么不明物体来一样,令人不禁毛骨悚然,全身冷汗直流。
 
 尤其今夜的风又特别大,更添增了几分的恐怖气氛。
 
 朱慕凡却毫无惧色,便拉着桑若瑶大步的往墓园里闯。“放开我!你疯啦!
放开我,我不要进去!”桑若瑶因为害怕,愈叫愈大声,愈吼愈生气。
 
 朱慕凡无动于衷,当没听见。依然我行我素的拿着手电筒,一个墓一个墓的
搜寻柳浩风的名字。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给他找到了柳浩风的墓碑。“放开我!”桑若瑶不
停的挣扎。
 
 朱慕凡却把她抱得更紧、更牢,气定神闲的说:“别急呀!小宝贝,我们来
问问柳浩风的意见吧!看看他是否赞成你和那个烂人结婚!”
 
 语毕,他便蹲下去,开始挖掘地上的泥土。“你在干什么!?”桑若瑶因他
的动作傻了眼。
 
 朱慕凡不慌不忙的回眸对她说:“你不是说,只要柳浩风从坟墓里爬出来阻
止你,你就会改变心意,不嫁给那个烂人吗?所以,我这就在挖坟,请他出来
呀!”“你快给我住手!不准你打扰浩风的安眠!你难道不晓得挖坟对死者是
极大的不敬吗?浩风在这儿沈静的长眠,我绝不允许你任意破坏!”桑若瑶急
得哭了起来,蹲下去拼命阻止他。
 
 但是朱慕凡还是固执得一直挖个不停。“住手!我叫你住手,你听到没?这
根本不关浩风的事!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这个大混蛋伤透了我的心!你既
然把我从痛苦的深渊拯救出来,为何又把我从天堂推落地狱?这一切都是你的
错!如果你对我不是真心的,你当初就不要来理我!让我以为你和浩风一样爱
我,害我爱你爱得无法自拔,而你却……”
 
 爱丽丝泣不成声,恨恨的猛力搥打他。“是你!一切都是你的错,和浩风无
关!我恨的是你!我恨你!恨你!你听到没有!”她忍不住放声痛哭。
 
 朱慕凡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紧紧的拥住全身颤抖的可人儿。深情款款,悔恨
万千的说:“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没弄清楚病情的真相就做出
一堆伤害你的事。
 
 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只是……我……“”你以为你那样的蒙骗我,一意孤行
的自我牺牲、想尽办法要我恨你,好让我忘了你,这样我就不会伤心了吗?你
少自以为是了……“她泪流满面的控诉!”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恨的、气的是
你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告诉我真相?你以为你这样做,日后你真的走了我就不
会伤心吗?你错了!我会更伤心、更恨我自己,为什么没有察觉真相?为什么
没有在你身边陪你走完最后的日子?我会更自责、更痛恨我自己的,你知不知
道,大笨蛋……“她愈哭愈凶,搥打他的粉拳早已没有知觉。
 
 “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是大笨蛋……”一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她真
正生气、不肯原谅他的原因!原来她——他心疼又自责,紧抱着她颤抖的身躯
不放。“是我的错……
 
 我不该自作聪明……你原谅我……爱丽丝……我答应你。以后绝对不会再隐
瞒你任何事,你原谅我,好不好?“
 
 桑若瑶并末回答,只是一直哭、一直哭。
 
 朱慕凡则紧紧的抱着她,一次又一次的道歉、保证。“你的头发剪短了也很
好看,和长发的你一样令我心动。我是真的很重视你、在乎你,我不想让你像
失去浩风时那样伤心,所以我才会……爱丽丝,你原谅我好不好?”如果心可
以剖开,掏出来的话,他一定会二话不说的照做,只要能取得她的原谅,他真
的什么都愿意做!“我不能说我很纯洁,我一直花心滥交是事实。但是现在不
同了,当我发现我爱上你之后,我就已下定决心,要专心一意的爱你,不再乱
交女朋友,更不会到处风流花心!我会永远只专情于你一个人,就像柳浩风对
你一样,我当着柳浩风的坟墓发誓,你相信我,好吗?爱丽丝?”
 
 他真的怕她不肯原谅他、相信他。
 
 桑若瑶依然泪流满面,不断的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捧起她的脸,温柔而热情的占领她的唇瓣,好认真好认真的吻着她。
 
 他的吻依然如昔,先是温柔,渐渐的转成激烈狂炽,就像他在跳西班牙斗牛
舞时,那般的热情如火。
 
 她一开始有点反抗挣扎,慢慢的,便溶化在他那如火焰般的热情中,伸出自
己的双臂紧紧的勾抱住他的颈项。“我爱你……我爱你……”他毫不保留的吶
喊。
 
 他烫热的唇,从她的唇延续至她的颈项、香滑的细肩、及至雪白的酥胸。
 
 他轻轻的褪去她的衬衣,倾注所有的浓情爱意吻遍她酥胸上的每一寸肌肤。
 
 接着,他的手慢慢的往更下方的神秘地带游走……
 
 嘎……嘎……!一阵清亮的鸟叫声,将热情缠绵的他们唤回了现实。
 
 朱慕凡像被电到一样,猛然的抬起头。他气喘淋淋的凝视着瘫在他臂弯中、
软绵绵的俏佳人。
 
 他眼眸中闪烁着无限的温柔,那模样让原来就魅力十足的他,看起来更加吸
引人。
 
 桑若瑶被他看得不由得心跳再度加速,不知所措的垂下眼帘。“我们结婚好
吗!爱丽丝!”他俯身在她耳畔低声呢喃。“!”她猛然抬起头,杏眼大瞪,
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她因过度惊讶而口齿不清。“我说我们结婚好吗?请你
嫁给我!好不好?”他深情款款的话尽衷肠。“我是不是在作梦?”她只觉得
眼前有一层湿热的雾气,朦胧了她的视线,让她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
 
 他以柔得令人心醉的声调一再的证实:“这不是梦,是真的!答应我好吗?”
 
 他真怕她会拒绝他。
 
 她沈默了片刻,才哽咽的说:“你会不会再丢下我,不告而别?”“不会,
我保证!”他当真指天立誓。“你今后有事会不会再瞒着我?不告诉我?”她
又问。“绝对不会!”一次的代价就够他受了!他哪敢再造次?“你好象很花
心?”“我说过那是以前,今后我的生命中永远只有你一个,小仙女!”“为
什么叫我小仙女?”她一直想问他。
 
 他深情的抚摸她的曼颊道:“从第一次邂逅,我就觉得你像极了从仙境里逃
出来的小仙女,而你的英文名字爱丽丝听起来又很像小仙女的名字,所以你当
然就是名符其实的小仙女了!”
 
 她这才了解的频频点首。
 
 他马上绕回原题,再次问道:“愿意嫁给我吗?还是……”他灵机一动,故
意闭目思忖片刻,摆出恶作剧的口吻改说:“你根本不爱我,不屑于下嫁给我
……唉!看来我得死心,继续过我的花花公于生活了……”
 
 桑若瑶听他这么一说可急了!连忙嚷道:“谁说我不爱你,谁又说我不嫁给
你的?
 
 你胆敢再到处风流花心,我就给你好看!“她话一出口,才惊觉上了大当,
不禁涨红了脸。
 
 他一副正中下怀的得意貌,坏心眼的糗她:“也!还没过门就摆起老婆的架
子,管起我这个老公来了啊!”“你好坏!”她羞得哇哇大叫,又是搥打、又
是跺脚,心里却甜蜜至极。
 
 他笑得好得意。“看来,我是非娶你不可了!”“难不成你后悔了?”她杏
眼圆瞪,翠眉微挑,一副‘你敢!’的骇人气势!“怎会后悔?我们是天生的
一对,我是娶定你了!即使你现在说不嫁,我也不会放过你,你注定要当我一
个人的小仙女,永永远远!”
 
 “慕凡……”她感动得涕泪俱下,紧紧的依偎在他温暖的胸膛。
 
 他出其不意地推开她,“等等!”
 
 只见他蹲下去,把刚才挖掘的小洞,用泥土小心翼翼的填平。
 
 桑若瑶见状,也蹲下去帮忙,两人不禁相视菀尔。
 
 不一会儿,他们已合力把洞填平。朱慕凡合掌跪在柳浩风的坟前,认真而大
声的说道:“柳浩风,柳兄!请容许我这么称呼你!首先,我必须向你道歉,
我不是故意冒犯你的,而是情势所逼我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请你见谅!还有”
他冷不防站起身,将桑若瑶腾空高举。“哎呀!”她没料到他会有此一着,不
禁惊叫出声。
 
 朱慕凡则对着坟墓,大声的宣誓:“我要娶你心爱的爱丽丝了!我向你发誓,
我会一生一世疼她、爱她,绝对不会让她伤心,受半点委屈!我保证一定会让
爱丽丝永永远远都幸福快乐!所以,请你放心的把她交给我,并请你祝福我们
吧!”“慕凡……”桑若瑶早已哭成泪人儿。她终于确信,慕凡是真心爱她,
要和她永远厮守了!她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她和慕凡一定会非常幸福的!
 
 因此,她对长眠于地下的柳浩风说道:“浩风!你放心!我一定会遵守和你
的承诺,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但是,我绝对不会忘了你,你永远活在我心底,
你听到了吗?浩风!”
 
 朱慕凡情不自禁的将她搂进臂弯里。“有件事我想跟你说,关于慕羽他……”
 
 他不让她说完,便用食指轻点住她的双唇,深情款款的说:“什么都不必说
了,我都明白!”他真的明白,而且也知道楼慕羽不是会横刀夺爱的男人,只
是妒恨令他一时失去了理智。“嗯!”桑若瑶小鸟依人的偎在他怀中,享受一
尽在不言中的温柔。
 
 朱慕凡心满意足的搂抱着佳人,仰望着浩瀚的天空说:“你知道吗?从我知
道你和浩风的事后,我就一直想跟你说一句话!”“什么话?”
 
 朱慕凡深情一笑,才道:“我一直想对你说:”并不是只有一生一次的爱恋
才是美丽的,所以请你醉在我怀里!‘。“桑若瑶眼眶一红,哽咽的说:”这
么说来,你那时就爱上我了?“”我想没错!“
 
 桑若瑶出其不意的送上一吻,朱慕凡似乎料到她会有如此一着,顺势反吻她。
 
 此时,太阳已爬上山头,大放光芒,不久又下起了太阳雨。
 
 由于雨势不大,朱慕凡便脱下外套,覆盖在两人头上,卿卿我我的漫步细雨
中,幸福甜蜜的迎向阳光。“你看!是彩虹,是彩虹,两道彩虹耶!”她望着
乍然浮现天际的霓虹,情深意浓的说道:“你看到了吗?”“看到了……”他
倾身挡住她的视线。
 
 “你……”“我从你的眼底看彩虹就行了!”语毕,他热情如火的吻上她的
唇。
 
 天际的那两弯虹彩,好象完成任务的爱神箭弓,又像柳浩风的化身,正以最
美丽的姿态,在远方遥祝他们!
请你醉在我怀里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org/3046/,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巧凰戏凤亲王的专属空姐女欢男爱总裁的暖床秘书一起挤出来吧我的娇妻口下留人疯狂女佣太劲爆翘爱天使凝眸深处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