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春色恋曲最新章节

第十章

春色恋曲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9-02-03 14:42:59
推荐阅读:巧凰戏凤总裁的暖床秘书女欢男爱亲王的专属空姐一起挤出来吧我的娇妻疯狂女佣太劲爆狂欲总裁口下留人翘爱天使
 第十章
                 时间大体来讲是残酷的,因为不管是忧、是喜、是快乐、是悲伤,它都从不曾加快或减缓它的速度,一分就是一分,一秒就是一秒的走过。它会以最公正无私的态度见证你所做的努力,也会以最残酷的方式在你脸上刻划岁月的痕迹。世上之人无一能幸免。
                 相隔了十八年后再见到他,叶雪琳此刻的心情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紧张,非常的紧张。
                 他的声音,老实说并没有变,可是他的人却变了许多,但是这许多却不包括一个老字在内。
                 一个四十七岁的男人会是什么样子呢?成熟、稳重、内练……anyway,但至少不会像他全身充满活力,体格壮硕的一如三十啷当的壮年人。
                 叶雪琳突然发现,即使过了十八年,他对她的吸引力却一如从前,只需一眼便会被他迷惑。
                 “嗨,风,好久不见。”
                 听到她的招呼声,风硕竟不由自主的瞠大双眼瞪她,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嗨,风,好久不见。她真的说了这句话吗?“难道你不认识我了?”他的反应让叶雪琳不由得蹙眉,老天,毕竟是过了十八年,也许他真忘记她了。“我叫叶雪琳,这样讲有没有勾起你的一些记忆呢?”她认真的提醒。
                 “雪儿?”风硕竟小心翼翼的以当年他替她取的小名唤她,担心眼前的一切可能只是个美梦,一会儿她便会像他梦中的她一样,不是拿把刀捅向自己,就是飞奔到高楼楼顶纵身跳下。
                 “看来你是真的记起来了。”叶雪琳微笑着。
                 “雪儿?”风硕竟忍不住的又唤了一声,她的反应怎么会是这样,还对他微笑?“好久不见,你这些年好吗?”她问。
                 看来真的不是他在作梦,是现实。
                 “你已经不再恨我了?”他小心的盯着她问,这个问题不解决,他会没有勇气站在她面前,进而重新追求她。
                 “恨?”叶雪琳有些莫名其妙,“我从没恨过你呀,你哪来这个错误的想法?”
                 “从来没恨过我?”风硕竟瞠目结舌的差一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对呀,我恨你做什么?”
                 “你——”
                 本还想说什么,风硕竟却霍然看到曼丽正一脸兴味的听着他们俩的对话,他突然一个动作圈住叶雪琳的腰身,霸道的带着她往外走。
                 “我们换个地方谈。”他口气没有商量的余地。
                 将她带往自己下榻的饭店,风硕竟在反手关上房门后即道:“好了,现在开始没有人会再打扰我们了。”
                 叶雪琳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反倒是在进门后便一直好奇的看着他房内的一切,当她看到他摊在桌上的文件时,兴奋的说着,“好巧,你也是到这边来工作的吗?我也是,而且就住在离这不远的长源饭店里。”说着,她又走到窗户前眺望窗外的景致,“哇,这里的风景也很美呢。”
                 “雪儿。”风硕竟抑制不住的出声道,搞不懂她这是在缓和气氛,还是想扯开话题,不过当她以一脸无辜的表情转身面对他时,他知道她刚刚所有的动作与话语全是随心所至,毫无其他含意。
                 “什么?”她看着他问。
                 “你想喝什么?”他改口问道。
                 “都行,我不挑。”
                 风硕竟轻点了个头,然后走到一面墙壁前轻触了一下,只见一个小吧台突如其来的从墙壁内蹦出来。
                 “哇,原来真有这种房间。”叶雪琳忍不住惊讶的说道,随即也跟着他走进吧台,并好奇的盯着他问:“你要调酒给我喝吗?”
                 “你想喝什么?”
                 “嗯,好喝的就行,反正我对酒也没有研究。”她老实说。
                 他看了她一眼,决定或许现在正是回归正题的时候。
                 “雪儿,你真的一点都不恨我吗?”他慎重的开口问。
                 “怎么你一直问我这个问题,我不是说过我不恨你吗?”她蹙紧眉头。
                 “可是你当年并不是这样说的,你说你恨我,而且宁死也不愿意再见到我。”
                 “我真的说过这句话?”叶雪琳在一瞬间瞪大了双眼,似乎不相信自己曾经说过这么有个性的话。
                 风硕竟一本正经的朝她点头、“我忘了。”她霍然傻笑。
                 我忘了?她竟敢对他说出这三个字,她可知道为了这三个字,他足足痛苦、挣扎、犹豫了十多年吗?而她竟然跟他说忘了!
                 老天,你这是在整我吗?报复我年少时的花心和对她的始乱终弃吗?风硕竟无语问苍天。
                 “怎么了?”看他不言不语的只是盯着她,叶雪琳关心的问。
                 “如果不恨我,你现在对我还剩下什么感觉?”
                 “嗯,这个……”她霍然避开他的凝视,尴尬的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因为她也是最近才开始分析自己对他的感觉,而且至今还长找到任何确切的答案。
                 “你还爱我吗?”他忍不住冲口问道。
                 “嘎?”叶雪琳委实被他吓了一大跳,她抬头望着他。
                 风硕竟倏然放下手中的酒杯,转身与她面对面。“我爱你。”
                 叶雪琳心跳了一下,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他说他爱她?这,她不是在作梦吧?可是不是作梦又如何呢?“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她低吟的问,心想他不可能到现在都还单身吧!“因为我正打算跟你求婚。”他忽然单膝跪地仰首凝望着她,低沉的问:“雪儿,你愿意嫁给我吗?”
                 呼吸倏然梗在喉咙,叶雪琳吐纳不顺的瞪着他,完全说不出话。他竟然在向她求婚,在两人分离了十八年后第一次重逢的一个小时之内?!“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她有些呆呆的,以颤抖的声音问。
                 “嫁给我。”如果之前是在求婚,那现在绝对是命令。
                 风硕竟站起身,原本握着她手的那只手顺势的滑向她腰间,将她揽进他怀中,低头凝视着她慌张的双眼。
                 “风……”
                 “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在我坦诚说出那三个字之后,我便不再有放开你的打算。”他说完忽然低下头吻住她已有十多年末让任何人侵占过的红唇。
                 含住她的双唇,他的舌立刻伸出来描她的唇形,并趁着她惊喘的同时,深深地探人她甜蜜的口中,恣意的吸吮与纠缠。
                 深锁了十八年的热情在唇齿交合的那一瞬间开锁、泛滥,叶雪琳在他激烈的热吻下失去了呼吸,丧失了理智和所有意志力,她伸手紧紧的揽住他,全身的细胞都在渴望着他所给予的满足。
                 他的吻持续深入,同时吞下了她的喘息与甜蜜。他的手游走到她的颈背,在找到她背后的洋装拉链后,毫不犹豫的将它往下拉,下一秒钟手已滑入她衣内,探索着那令他惊叹的滑润触感。
                 她忍不住的呻吟出声。
                 低吼一声,风硕竟再也忍不住的将她抱往床铺。他在床边卸下她的洋装及内衣,乳尖因突然接触到冷空气而硬挺了起来,像在邀请着他的品尝似的凸向他,他毫不犹豫的倾身将它含住。
                 她顿时呻吟的弓起身,迷失在他们的亲密接触中。
                 他的唇不断地逗弄着她硬挺的乳尖,他的手则不断地在她身上游移着,带给她一阵又一阵的悸动。拉下她最贴身的底裤,他以膝盖分开她的双腿,手指来到她大腿之间探索属于她的甜蜜。
                 突如其来的亲密让她猛然的睁开眼睛。
                 “风……”她颤抖的想说些什么,却因他手指的突然探入而惊喘出声。
                 他抬头,以炽热的目光凝视着她欲望横陈的双眼,指间则不断轻柔地在她股间来回的戳探着,直到她双腿发软再也站不住的偎向他,他这才将她平放在床上,将身体压向她。
                 用赤裸的胸膛感受她柔软的身躯,用坚硬的男性抵住她柔软的入口,这是折磨也是享受,两人同时喘息的呻吟出声。
                 “风……”
                 她忍不住朝他拱身,而他则痛苦的进声道:“我知道。”
                 同时他的坚挺冲入她狭小的通道,感受她绝对紧绷与温暖的甜蜜。
                 “啊……”她发出些微不适的叫声,十指陷入他肩上贲起的肌肉中。她毕竟已有十几年不曾做过这件事了,窄小的通道一时之间实在难以适应巨大的他。
                 他低声诅咒着略微抽身,然后又慢慢地把自己完全推送进她体内。这一次她依然发出了些微的叫喊,但不同于上一次的,她这次所感受到的绝对是欢愉,因为她抑制不住的将身体拱向他。
                 “天啊!”他憋声说,然后再也忍受不住的开始在她体内强而有力的冲刺了起来。
                 她无法自己的用双腿扣住他的腰,抬起臀部使他可以冲刺的更深,直到来势汹汹的高潮使她啜泣叫喊,她才软弱的瘫在床上。但是他的欲望并未得到满足,在她瘫软之际他继续无情地在她体内冲刺着,激烈的让她的欲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转眼间再度拱起身子迎接他似永无止境的激情。
                 他的激情风暴将她卷到九霄云外去,她除了他不断进出她体内所带给她的紧绷快感外,什么都感受不到。身上的他在最后一次有力的进入后浑身一僵,她只觉得有股热流在她体内盈满,他便颓然倒卧在她身上。
                 一会儿后,他抬起汗湿黑发的头,以充满得意、占有欲、满足和爱意的神情凝望着她,“你还好吗?”他哑声问。
                 “我不知道。”她虚弱的说。
                 他微微一笑的带着她翻身,让她躺在自己身上,下体则继续占有的留在她体内,似乎不打算退出。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结婚比较好?今天还是明天?”他贪恋的轻抚着她滑润的胴体。
                 “别开玩笑了。”她累得没有力气与他辩驳,只能轻声的说。
                 忽然间,他退出她体内,并轻拍了她臀部一下后起身着衣,“起来。”
                 “不要。”她累得不想动。
                 他看了她一眼,在穿好自己的衣服后干脆伸手帮她穿。
                 她不好意思的只好起身自己穿。
                 “去哪?”穿好衣服后她问。
                 看了她一眼,他坚定的圈住她腰身,将她往门外带时才说:“去证实我并没有在开玩笑。”
                 看着连睡着了都要霸道的揽着她的男人,叶雪琳到现在还无法确定自己真的已经嫁给他,是他的妻子了。
                 这一切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记得早上的时候,她还在分析对于十八年未见的他,她有什么感受,没想到接下来她却在曼丽拿给她的衣服上发现了专属于他的Wind字,并震惊的怀疑他存在的可能性。接下来她找上曼丽想一问究竟,他却突如其来的出现在她眼前,然后与她温存一番后便娶了她……
                 噢,她是在作梦吗?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阵子为了曼丽的剖析,她满脑子想着的都是他们俩过去的风花雪月,甚至还不只一次的假设如果当初他们俩没有分手的话,那么现在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或许现在正是她夜有所梦的梦境。
                 “铃——”
                 房内霍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将她吓了一跳,她愕然的望向铃声的发源地,再将目光转回到他脸上。
                 她的美梦会因这通电话而被打断吗?刺耳的电话铃声让风硕竟从睡梦中醒来,他缓缓地睁开双眼,第一眼望及的便是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的叶雪琳。
                 见他睁开双眼,叶雪琳屏住呼吸等候下一秒钟的来临。他会不会真的突然从她眼前消失,就像每次她梦见他一样?还在担心他会不会突然消失,眼前的他却霍然的朝她微笑,并倾身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
                 “对不起,吵到你了。”他以刚睡醒的暗痖嗓音对她轻道,然而翻身伸手去接放在桌面上的行动。
                 “喂?”他在接通电话的同时再度将她揽回怀中。
                 是在作梦吗?叶雪琳这下完全不能肯定了,因为被她枕在身后的胸膛是那么的结实,轻拂过她肩膀的气息是那么的温暖,还有游移在她手臂上那只不带任何欲念,纯粹只是为了触摸而触摸她的手,这些美好的感受是那么的真实,根本一点都不像是梦境。
                 “羽扬?”意外听到被他留在台湾照顾女儿兼照顾工作的侄儿的声音,风硕竟顿时皱起了眉头,“你知道现在几点吗?想扰人清梦也不是用这种方法吧?”
                 “叔叔,出事了。”
                 “什么事,别告诉我你的机车压到人了,我早告诉你那台车太重,一不小心可能会被压死你偏不信,现在可压到人……”
                 “叔叔!小瑜出车祸了!”
                 简直是青天霹雳,风硕竟倏然由半躺的姿势中坐了起来,“你说什么?!”他朝风羽扬大吼。
                 “小瑜出车祸了。”
                 “该死的,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你该死的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要不要紧,你回答我呀!”他持续吼道,看得在一旁的叶雪琳皱起了眉头,心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突然变得这么激动?“现在昏迷不醒。”
                 “什么?!”他再次大吼。
                 “叔叔,因为小瑜昏迷不醒,所以我没办法替她连络她妈妈叶雪琳,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替我——”他的话没说完,风硕竟已将电话切断,改播至航空公司订机票。
                 “发生了什么事?”听到他一再重复“最快”这字眼向航空公司订了两张回台湾的机票,叶雪琳忍不住在他挂断电话后好奇的问。
                 “小瑜出车祸了。”
                 “什么?”她一瞬间面无血色,“你说什么?”现在的她满脑子都是车祸两字,对于风硕竟竟然会知道小瑜的存在根本一点警觉性都没有。
                 “放心,她会没事的。”他安抚的拥抱了她一下,然后再轻轻地将她推开。“我已经订了最快的机票回台湾,我们快换衣服立刻到机场去。”
                 叶雪琳垂泪的点头。她手脚并用的爬下床去,手忙脚乱的企图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怎知却反倒搞得一团乱而抱着衣服嘤嘤的啜泣了起来。
                 “嘘,别哭,小瑜她会没事的。”他沙哑的说,伸出双手将她紧紧地拥入怀中。
                 之后,他们迅速地赶到机场。搭上飞往台湾的飞机。两人心里祈祷的都是同样一件事,老天,请你保佑我们的女儿乎安无事,求求你。
                 “喂,你觉得我们这样做的成功机率有几成?”看着风羽扬拿着纱布在她手臂上大作文章,叶瑜忍不住皱眉。
                 车祸?昏迷不醒?妈妈一定担心死了,她有点良心不安。
                 “别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完成手上的杰作,风羽扬露出满意的微笑。“你觉得我弄得怎么样,像不像?”
                 叶瑜看了一眼被他包成木乃伊的手臂,眉头皱得更紧了。
                 “有必要弄成这个样子吗?”她不确定的说,“让妈妈一路担心的从伦敦回台湾我已经够良心不安了,你还把我弄得活像被截肢了一样,妈妈看到我时不哭死才怪,这没有必要吧。”
                 “当然有!”风羽扬一本正经的摇头道,桀惊不驯的双眼牛闪烁的全是恶作剧的光彩。
                 “如果我叔叔连碰到这种事都依然坚持守在你妈妈背后,不肯露面的话,这说不定就是我们反败为胜的关键。”
                 “你是说我老爸可能会因为我妈妈为我哭得伤心欲绝而忍不住现身?”叶瑜扬眉道。
                 风羽扬微笑。“好了,现在换包扎你的头。”
                 “喂,你愈玩愈上瘾耶!干么连头也要包扎?”叶瑜的身体立刻向后仰,与他拉出一段安全距离。
                 “你忘了你是因为车祸昏迷不醒吗?而会昏迷不醒铁定就一定有撞到头……”
                 “即使撞到头也不一定有伤口要用纱布包扎呀!”她打断他道,锐利的眼光忽然在他脸上看到一抹可惜之色,顿时她恍然大悟,“可恶,你在玩我呀!”
                 眸光一闪,风羽扬顿时露出一脸贼兮兮的笑容。“玩?我怎么玩你,你全身上下的衣服都还完整无缺的挂在身上,要玩我也要……”
                 “要什么?”她用足以冰冻三尺的目光盯着他。
                 风羽扬咧了咧嘴,一脸暖昧不明的朝她抛了一记媚眼。“你觉得呢?”
                 “下流!”叶瑜气得举起裹满纱布的手臂捶他。自从让他轻易的上三垒后,他不时总爱开些黄腔调戏她,简直气死她了!“嘿,小心点,这可是我的杰作耶。”他轻而易举的制止了她的粗暴,还将她整个人抱上自己的大腿,双臂占有性的圈着她。
                 “放开我!”
                 “不放。”
                 “风羽扬!”
                 “别气,你知道病人的脸色都是白苍苍的,你却气得双颊红通通的,这可一点都不像个病人喔。”他好声好气的安抚着,见她的挣扎丝毫没有缓和的趋势,只好再补上一句强而有力的提醒,“你不希望我们的努力到这里就功亏一篑吧?”
                 叶瑜果真不再挣扎了,可是不挣扎并不代表她气消了,她用力的在他的手臂上拧了一下。
                 “喂,你谋害亲夫呀?”风羽扬忍不住痛呼出声。
                 “哼!”她冷哼一声。
                 “没关系,有道是君子报仇三年不晚,以后我会连本带利的向你要回来的。”他说得信誓旦旦,一副此仇不报非君子的样子,但圈在她身上的手臂却依然是坚定而温柔的。
                 既然他不可能会放开她,而这个位子坐起来也还算舒适,叶瑜决定从善如流,她将身体依向他温暖的胸膛,靠着他言归正传的说:“你认为他们现在到哪了?”
                 “飞机上,或者……”风羽扬挑眉望向桌面上霍然响起的手机,“已经下飞机了?”
                 “可能这么快吗?”叶瑜怀疑的转头与他对看一眼。
                 风羽扬给了她一个一会儿接了电话就知道的表情。
                 “喂?”他接起电话。
                 “羽扬?你们现在在哪家医院?”
                 “叔叔?”风羽扬给叶瑜一个眼色,没想到真给他猜对了!
                 “你在哪?”
                 “我们刚下飞机,正在排队等入境。你快告诉我,小瑜在哪家医院?情况怎么样了,醒了没?”
                 “你们?”风羽扬迅速地抓住这敏感的字眼,“你和谁在一起?”
                 “雪儿。”
                 “雪儿?”他和叶瑜面面相觑看着。
                 “就是小瑜的妈妈。”他迅速地解释,“到底小瑜现在怎么样了,住在哪家医院?”
                 “叔叔,你跟叶雪琳一起搭飞机回来吗?”风羽扬忍不住打断他,看见叶瑜在他面前瞠大了双眼,“你不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吗?怎么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叶雪琳真的在你身边?”这代表了什么?“废话少说,快点告诉我我女儿现在……”
                 “跟他说我想和我妈妈说话,这样就能确定他们俩到底是不是真的在一起。”叶瑜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风羽扬认同的点了点头。
                 “叔叔,小瑜已经醒了,你先把电话交给她妈妈,她想和她妈妈说话。”
                 “她已经醒了?那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以及……”
                 “叔叔,”他忍不住打断风硕竟关心的话语,反正目的已经达到,又何必再作戏,“你到底要不要让小瑜和叶阿姨说话呀?”
                 “当然!你等一下。”他将电话转交给叶雪琳前特别交代,“对了,你以后不要再叫她叶阿姨了,要叫叔母知道吗?”
                 叔母?风羽扬感兴趣地将目光转到叶瑜脸上,再将手机平贴在她耳边。“我叔叔说我不能叫你妈妈叶阿姨,要叫叔母,你猜他们俩是不是已经偷偷地结婚,而我们根本是白忙一场?”
                 叶瑜惊喜的瞠大双眼,还来不及发表高见,就听妈妈哽咽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小瑜?”
                 “妈。”
                 一听到她的声音叶雪琳立刻遏止不住的哭出声,“你伤得怎样?要不要紧?痛不痛?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发生车祸呢?你把妈妈吓死了。告诉妈妈你现在怎么样?要不要紧?痛不痛?哪里痛……”
                 “妈,我没事,你别紧张,不要哭好不好?”
                 叶瑜柔声地安抚她。
                 “不要安慰我,都曾经昏迷不醒的住进医院,你还说不要紧。”叶雪琳哭花了脸。
                 话筒另一端的叶瑜除了听到妈妈伤心的啜泣声外,还听到她身旁有个男子的声音不断地安抚着母亲:嘘,别哭,既然已经醒了就表示没事,别哭了雪儿,好多人在看你呢。
                 “妈,你身旁是不是有谁在呀?”按捺不住冲动,叶瑜冲口问道。
                 “嗯。”
                 “谁呀?”
                 “他是……”
                 “爸爸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叶雪琳哽咽的声音中隐藏不住惊讶。
                 “你们结婚了?”
                 “你怎么知道?”
                 虽然心疼妈妈为她流了不少眼泪,但叶瑜还是忍不住的翻了个大白眼。“妈,我可以跟爸爸说几句话吗?”
                 听到她这句话,风羽扬开始动手替她拆解手臂上的纱布与绷带。
                 “好,你等一下。”叶雪琳呆愕了一下说。
                 “小瑜?”一会儿之后风硕竟紧张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嗨,未曾谋面的老爸,听说你终于鼓起勇气把老妈娶回家了呀?”叶瑜一开口便充满了揶揄,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与父亲未曾谋面的女儿。
                 “小瑜……”风硕竟万万没想到和自己的女儿才第一次接触,就这么的熟络,唔,事实上应该称之为没大没小才对,所以一时间他有些呆滞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爸,因为你们的结婚太突然了,女儿根本没时间准备什么结婚礼物送你们,你应该不会生气吧?”不让他有时间反应,她接着道。
                 “嗯。”
                 “可是老爸应该早知道女儿我的存在,你应该不会忘了要送女儿我见面礼吧?”
                 “嗯,这……”
                 “老爸,你该不会是忘了吧?”
                 “我……”
                 “好吧,原谅你,因为说不定你送我的东西我根本不喜欢,与其收到不喜欢的礼物,不如自己指名对不对,老爸?”
                 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如果他还听不懂那就太不上道。“你想要什么?”风硕竟开口问,心中却顿时有种这个女儿好像不是个简单人物的感觉。
                 “一个原谅。”
                 “一个原谅?”
                 “可以吗?”
                 “你做错了什么事,竟然要我送你一个原谅当见面礼?”排除一开始“初为人父”的紧张后,风硕竟逐渐恢复精明。
                 “老爸,你不会这么小器,连送个礼物给让你忽视了十八年,连父爱都没享受一分的可怜女儿都不肯吧?”叶瑜以极委屈的声音道,随即看见依然揽抱着她的风羽扬将手伸到她正前方朝她竖起大拇指。
                 “好,好,我答应你。”
                 “你说的是真的?”
                 “是,我说的是真的,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事需要一个原谅来保身?”
                 叶瑜转过身先朝风羽扬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才对着话筒道:“没什么,只是我这次的车祸是个骗局而已。”
                 说完,她缓缓地将电话切断,隐约中还听到风硕竟的怒吼声,他大叫着:“你说什么?!”
                 (全书完)
春色恋曲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org/304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巧凰戏凤总裁的暖床秘书女欢男爱亲王的专属空姐一起挤出来吧我的娇妻疯狂女佣太劲爆狂欲总裁口下留人翘爱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