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宠你无法无天最新章节

第二十四章

宠你无法无天 | 作者:千草 | 更新时间:2019-01-31 15:55:17
推荐阅读:巧凰戏凤亲王的专属空姐总裁的暖床秘书女欢男爱一起挤出来吧疯狂女佣太劲爆我的娇妻狂欲总裁口下留人翘爱天使
 
君繁星,一个温柔如水的女人,看起来性格和宠宠完全是两个极端,可是在君家,她却是最懂宠宠的人,明白宠宠的固执,明白宠宠的追求,更明白宠宠的那种痛。
 
她和她,彼此都在承受着那种痛,那种自血脉中继承的痛楚口在宠宠还小的时候,在宠宠每次哭诉抱怨着这倒霉的命运的时候,君繁星总是会用着乐观且充满希望的话来开导她。
 
她是她的姑姑,更是某种意义上她人生的导师……
 
可是如今,君繁星却死了!死得那么突然,死得那么毫无征兆!
 
当宠宠赶回到T市,回到君家的时候,迎接她的,不再是君繁星那温柔的笑意,而是冰冷的尸体。
 
美丽的女人,就这么躺在透明的冰棺中,紧闭着那双再也不可能睁开的眸子,嘴角甚至还带着一种解脱了的笑意。
 
宠宠就这么呆呆的望着君繁星的尸体,一步一步的走近着,每一步,都迈得极其艰难,甚至是踉踉跄跄的。
 
走到了冰棺前,宠宠就这么静静的望着那躺着的人,望了许久许久,久到所有人都以为她就会这么安静下去时,她突然整个人朝着冰棺扑去,用尽全力的把盖子给掀翻了。
 
那冰棺的棺盖颇重,她那纤手的手臂,甚至让人不明白,她哪儿来的这般力气。
 
“宠宠!你这是干嘛!”君耀阳喊道,冲上去想要拉住宠宠。
 
可是她身子一侧,避开了他的手,就这么伸手进了那冰棺,把君繁星的尸体半抱了起来。
 
现场一下子乱了,呵斥的呵斥,拉扯的拉扯,可是奈何宠宠却把尸体抱得死紧死紧的,口中还喃喃的念叨,姑姑,宠宠回来了,姑姑,你是不是很痛呢?”
 
就这么一个漂亮的人儿,抱着尸体,像是撒娇似的呢喃着,看得让所有人都一阵心酸。
 
“姑姑已经去了,她听不到你说的话了!”君耀阳想要把宠宠的抱着尸体的手扯开。
 
可是宠宠却不让,“我瞧着姑姑还活得好好的呢,姑姑还没找到她的命依,她怎么可能会舍得死呢!”
 
宠宠呵,宠宠!
 
说得好认真,她的眼神中透着固执,固执得不愿意相信最最懂她的家人,已经彻底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她摇晃着君繁星的尸体,一遍遍地抚摸着她的发,她的脸,她的手,想要感受到这具身体上是不是还有着一丝属于活人的体温。
 
她不停的唤着姑姑二字,犹如一个被遗弃的孩子般,妄图用她的呼喊来让那双美丽的眸子再度睁开。
 
“宠宠!宠宠!”君父喊着,心酸不已,君母喊着,泪流满面。
 
宠宠恍若未闻,脸颊紧紧的贴上了君繁星那冰凉的面颊,像是要把自己的体温传递给对方。
 
这一刻,她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凄艳的美,而她的神情牢牢的则印刻在了在场所有人的脑海中,很多年以后,依然有人清晰的记得这一天,这一幕。
 
宠宠就这么一直的抱着,一直的搂着……直到那一声苍老的声音A}咽着对她喊道,“宠宠,放手吧!”
 
君家的太老爷拄着拐杖,浑浊的眼珠中却已经是泪眼婆娑。
 
宠宠抬头,望着太老爷,这个疼她宠她的长辈,此时此刻,又该心痛到了什么程度呢?
 
然后像是慢动作般的,她的头?漫慢的转动着,对上了一直守在她身旁的慕傲卿。从头到尾,他都是静静的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做出种种夸张的动作,却不曾有过任何的制止。
 
她用着很轻很柔的声音问道,“卿,姑姑真的不在了吗?”
 
“嗯。”他颔首。
 
原来真的该放手了!原来即使再怎么温暖,这具身体都不会温暖起来了……
 
她的手一点点的松开着,头一歪,身体无力的向下栽去。
 
一片黑暗笼罩着她,唯一有感觉的是,一双温暖的臂弯抱住了她,犹如港湾,牢牢的把她护住……
 
***
 
宠宠像是接受了君繁星死亡的事实,不再有什么疯狂的举动,每天,她都会去灵堂,守着君繁星的尸身,说着一些回忆的事情。没有哭没有闹,却是平静得太过了,反倒是更让人担心。
 
而慕傲卿,总是陪在宠宠的身边,陪着她守灵,听着她独自的喃喃。
 
看着宠宠憔悴的样子,他把她抱在膝盖上,像在安抚着一个伤心到了极点的孩子般,柔声道,“哭出来,会好一些。”
 
宠宠睁大着眼,看了良久,才像是回过神来,“我哭不出来。真是奇怪,我明明好伤心,我明明很想哭的,可是眼泪就是掉不出来。”
 
慕傲卿无言的把宠宠拎在自己的胸前,让她靠着自己。
 
“为什么我可以找到你,可是姑姑却找不到她的命依呢?为什么姑姑不再多撑一下呢,不再努力找找呢,也许下一次的月圆前,她就可以找到她的命依了,她就可以不用再忍受这种痛了!”她低低的言语着,像是在对他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着。
 
“这是姑姑自己做出的选择,或许这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一种解脱了的幸福,一种不必再承受这种彻骨之痛的解脱。
 
“幸福?”是啊,她自己得到了幸福,甚至在那个月圆之夜,因为有着他在身边陪伴着,而不曾觉得痛楚,可是那个时候的姑姑呢,又该有多痛呢?又该有难受呢?
 
半垂的眸子,撇向了他的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银亮色戒指一一那是他们结婚时候的婚戒!
 
“你一直都戴着这个戒指吧。”她突兀问道。
 
“嗯。”他应道,即使是在当初离婚后,他亦从不曾把这戒指拿下过。
 
“可是你却从来没有问过我把婚戒弄哪儿去了口”她一边说着,一边从衣袋中摸索着,片刻后,她嫩白的手心平摊在他的眼前,同样款型的女戒赫然出现在她的掌心中,“是姑姑帮我留着的,那时候,我曾想把这戒指给丢了,可是姑姑却抢去说先由她保管着口她说,这戒指会一直在她那儿好好的呆着的,除非有一天我想通了,要回去了,或者是她保管不了了……”
 
语音一顿,她的声音慢慢的变得沙哑了,“本来我想这一次回来后,问姑姑把戒指要回来,却没想到,她已经保管不了了,她把戒指放在了我房间里,留下了一封信,希望我将来可以再把这戒指戴回到无名指上。她说,希望我可以幸福。明明她已经那么不幸了,为什么最后想着的,却是我的幸福呢?”
 
她仰起头,问着他。清澈如水的眸子透着一种浓烈的哀伤。那是伤到了极点,也悲到了极点。
 
慕傲卿只觉得心中一阵拧痛,怀中的人儿,有该是承受了什么样的伤心,才会产生如此的情绪呢,“因为你是宠宠,她最疼爱的宠宠。”他说道,声音如同天使般温柔。
 
可是她却抚摸着手心中的那枚戒指,“你说,是不是因为我太幸福了,以至干把姑姑的幸福都夺走了呢?”
 
他心中一慌,只觉得突然之间,有一种不安在心中蔓延了开来,“宠宠,姑姑的死,和你没有一点点的关系!”捧着她的脸,他郑重地对她说着。
 
只是一一她的眼睁着,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声音般,只愿意沉浸在自己的思海中。
 
 
慕傲卿不安着,这种不安来自宠宠,可偏偏他无法去掌控这种不安。
 
一个可以让无数黑道狠角色心生害怕的男人,却在这会儿,因为一个女人而害怕不安,而手足无措。
 
君繁星下葬的当天,宠宠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裙,长发垂落在背后,像是一个遗世而孤傲的妖精,落在了这个凡尘间,却依然不愿意也不想了解这个世界。
 
她看着君繁星的溃体被火化,看着那小小的盒子装载着那个美丽身影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些东西,看着这方小小的盒子被掩埋在黄泥中。
 
宠宠很安静,只是在末了,离开的时候蹲在了墓前,对着墓碑上那浅笑盈盈的照片轻声道,“姑姑,好好睡吧,以后你都不会再疼了。”
 
说完这句话后,宠宠安静的跟着众人回到了君家。
 
当天晚上,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她却不知所踪。
 
君家翻了天,慕家翻了天,整个T市都翻了天。
 
无数人寻找着君宠宠此人,而慕傲卿在发现宠宠失踪后的第一反应,是手脚发凉,甚至连身子都软了软,几近跌倒。
 
因为宠宠离开的同时,还带走了一样东西一一一把匕首,一把君繁星用来自杀的匕首。
 
慕傲卿派出了所有他所能调动到的人手,疯狂的寻找着宠宠。宠宠的手机一向有定位系统,可惜这次,却被她刻意的留在了房间里。
 
到底她会在哪里?!
 
又会去什么地方呢?!
 
慕傲卿拼命的想着,手掩在了自己心口的位置,感受着那里心脏的跳动。
 
若是命依和君家人真的有感应的话,若是当年,宠宠真的是感应到了他,找到了他,那么现在的他,是不是也能找到她呢?
 
命中注定的相依!
 
命中注定的相守!
 
找到她!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无论如何,他都不允许她出什么事!
 
开着车,他去任何他认为她有可能会去的地方,而当他找到宠宠的时候,她就那样蹲坐在君繁星墓碑的石台子上,侧着身子,长发垂肩,银亮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忖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而她的手,纤瘦细长,握着一柄锋利的匕首,就这样看着,瞧着,还把那匕首的刀锋对着自己的心口,像是要看看能不能就这样一刀子扎进去似的。
 
慕傲卿真正是胆战心惊啊,怕了,怕她就真的这样一刀子捅进心窝。
 
“宠宠……”他喊着,声音发颤。
 
她顺着声音抬起了头,朝着他望来,嘴角是那让人永世难忘的笑。
 
她说,“卿,你来了啊。”就像她在这里,其实一直是在等他,等了好久好久。
 
“为什么来这里,还想再陪陪姑姑?”他慢慢的靠近着她,看上去有些漫不经心,可是那眼神,却是时时刻刻的在留意着她手上的匕首。
 
“嗯,想再陪陪。”她点点头,又对着他晃动了下那匕首,“你知道吗?姑姑就是拿着它自杀的,他们把这东西藏起来,不让我瞧,所以我就用自己的法子把它偷出来了。它那么锋利,姑姑皇着它捅进心脏的时候,该有多疼呢?”
 
慕傲卿抿着唇,一言不发。
 
宠宠自顾自的继续说着,“姑姑一定很疼吧,可是继续这匕首捅进去再痛,恐怕也不及满月的痛吧。因为姑姑她找不到命依,她找不到属于她的解药。可是那时候…我却还沉浸在幸福中,沉浸在从此以后,都可以不必再疼痛的幸福中!”
 
“然后呢,你觉得你找到了我,你觉得你可以不必再承受那种痛,就是一种罪。”他的眼慢慢的沉下来,他的声音冷冽如风。
 
    “难道不是吗?”她那原本轻柔的语调骤然变得尖锐了起来,“你知道这有多不公平吗?君家人的痛,一年胜过一年,姑姑比我年长十几岁,她所承受的痛,远比我更痛更折磨人,我没办法去体会姑姑到底该是痛到了什么程度,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明明她应该比我更早找到命依才对啊!”
 
“宠宠,你若觉得找到了我,是一种罪的话,你又把我置于何地呢?”他站定在她跟前,俯着身,冷冷的问道。
 
“我……”她的唇张了张,却没了声。
 
“我从来都认为,你可以那么早的找到我,是上帝的一种恩赐,可是如今,你却告诉我,这种恩赐对你而言是罪!若是你真的想要公平的话,那么……”他的声音一点点的隐没着,修长的手指却开始一颗颗的解开西装外套的衣扣,然后则是衬衫的纽扣,一颗一颗……直到他把所有的纽扣都解开了。
 
他站着,银色的月光披洒在他的身上,衣衫敞开这,裸露的胸膛上,那丑陋的枪伤疤痕扎痛着她的眼。
 
慢慢的,他抬起自己的右手,中指指着那弹孔穿透的地方,用着宠宠一生难忘的表,嗜说道,“你可以皇着你手中的那把匕首,往我的这里捅,这样,你就可以找到你所谓的公平了。”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异常的冰冷,却带着一种引诱般的语调,而他的脸上,荡漾着犹如天使般的浅笑,看着她的眼神是宠溺,以及……痛。
 
那么的复杂,又那么的悲哀!
 
宠宠呆住了,她宁愿永远都不曾见到过他这样的神情。
 
而他的手却抓住了她的手腕,往着他的胸前靠去,连带着还有她手中握着的那把匕首。直到匕首那锋利的尖口处抵上了他那狰狞的伤疤。
 
她才骤然的回过神来。
 
“卿……”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声音是那么的颤抖。
 
“宠宠。”他的声音温柔到了极点,“若是你不能确定心脏的位置,那么我告诉你,只要你沿着这个伤口,再往前用一下力就可以了。”
 
她哑然着,脑子混乱成了一片。
 
他的手指握着她的手腕,握得很用力,就连她想挣扎,都不能移动半分。
 
“这样,你就可以从你的自责中解脱出来了{”他微微的倾着身子,唇凑在了她的耳边,如是说着。
 
解脱?真的可以解脱吗?
 
她茫然的眨眨眼,看着那刀尖一点点的插入了他的肌肤,看着那才刚刚结痴的伤口又渗出了丝丝鲜血……
 
那么的红,那么的艳……
 
姑姑在把这匕首插入心脏的时候,也是这般的淌着血吗?艳丽如花朵般盛开……也如花朵般的干涸凋谢…
 
若是再继续这么插下去的话,他会死的吧!
 
死……
 
会死……
 
她的瞳孔骤然收缩着,那沉寂在自责中的神智终干回过神来。
 
她想要松开匕首,她想要狠狠把手抽开,可是……却什么也办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刀尖又进了几分……
 
“放手,慕傲卿,你快放手!”她喊道,一种恐惧在瞬间席卷了她的全身,若是从此以后这个世界没有他的话,若是她再也看不到他的容颜,听不到他的声音的话……
 
她简直不能想象那种可能性!
 
可是他却置若阁闻,依然笑得那么温柔却决绝,把她的手握得死紧的朝着他的胸口送去。
 
宠宠惊恐的望着那那刀尖插入的地方,眸子越睁越大。不要!她不要他再受任何的伤了!即使她自责,即使她懊恼,可是他又怎么可以这样呢,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她的解脱嘛?
 
她的脑海中,闪过了姑姑的音容笑貌,闪过了姑姑用着柔和的声音告诉她对命依的向往,闪过了姑姑即使疼得再厉害,也会用笑容来鼓励她……可是她脑海中最后闪过的,却是慕傲卿悲伤到极致的微笑…
 
“不!不!不!慕傲卿你说过的,你的生死该由我来掌控,我不许你离开我!不许,不许!”她挣扎着,嚷着,哽咽着,那一直被她压抑着的眼泪,在着一刻滚滚涌出。
 
这眼泪,埋得太深,又埋得太多,一旦找到了口子,便一发不可收拾。
 
她哭得像个泪人似的,上气不接下气。他苍白着脸,终是松开了她的手。
 
匕首落在了石台子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她扑到他的胸前,看着他的伤口,口中不断的喃喃着,“慕傲卿,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不要!”
 
他望着她,这-次 ,却是真正的笑了,“好,我不死,只要你活着,我便不死。”
 
她还是哭着,趴在他的胸前,不断的用手抹着那些渗出的鲜血,“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用这种方式来逼我呢!”
 
“因为一一我爱你。”他说的只有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可是这一句话,所隐含的理由,却胜过了其他千干万万的理由。
 
她怔怔的望着他,泪却落得更凶了。
 
这个男人,到底该有多爱她呢?爱到连她自己都怀疑,这样的她,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他付出如此之多。
 
她的手压着住他的伤口,喃喃的问道,“疼吗?”
 
“比不上你的疼。”他的指尖一点点的拭去她的眼泪,“宠宠,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公平可言,正如姑姑一生都找寻不到她的命依,又正如我,可以不在意其他任何女人,却唯独愿意把性命交在你的手上。”她太纯,太真,像个孩子似的,总没有认识这个世界。
 
她颤了颤唇,“卿,我还可以自私得,无忧无虑的幸福下去吗?”
 
“可以的,连同姑姑来曾得到过的幸福,一起得活下去。”
 
她合上眸子,泪刷刷的滴落在他的手上,他的身上,他的脸上。她伸手,抓住了他为她拭泪的手,紧紧的把他的手心贴着自己的面颊,感受着从他掌心中传来的这丝丝温度。
 
“卿……我终干明白了,遇上你,其实是我最幸福的事。”
 
宠宠!他所疼爱的宠宠呵……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宠宠,我愿一生宠你,爱你,直到死亡的那一刻。”
 
月夜之下,他吻上了她的唇,发下了他的誓言。
 
有一种人,是用性命在爱。
 
而有一种爱,是至死方休的。
 
究竟谁才是谁的命依,而谁又是谁的解药……其实早已分不清了……
 
番外若有来生
 
尾声一一若有来生
 
十年的岁月,十年的年华,人生,又该有多少个十年呢?
 
十年前,青涩而无惧的少年,十年后,被岁月磨砺得内敛深沉。
 
齐家的男人,素来冷情,女人们总是追逐着他们,却始终不曾真正的得到过他们。可是又有谁知道,齐家的人若是真的爱了,那么会比谁都长情。
 
游走在女人间,他的脸上却从来不曾再有笑意,昔日那个嬉笑怒骂的少年仿佛已成了埋藏在记忆中的一份回忆。
 
权势、地位、名誉、财富……他该有的都有了,可唯独于女人,寻寻觅觅了如此之久,却依然找不到可以再次拨动他心弦的人。
 
只因为,他爱上的那个人太过特别;
 
只因为,他爱上的那个人太过唯一;
 
只因为,他爱上的那个人,是君家的宠宠,是别人无法复制,无法模仿的人。
 
宠宠,宠宠,若是得不到她,他这一生都不会快乐的。
 
而离开她后,他也真的不曾再快乐过。
 
仿佛,快乐已经是离他很遥远的一件事,即使他得到了再多常人一生都难以得到的东西,可是他却依然难以发自内心的笑了。
 
“宇,吻我!吻我!”男欢女爱的情欲浪潮中,女人动情的喊着。
 
俊秀的面容从容且冷静,如果不是额际一层薄薄的汗珠,他的表情看起来甚至像是在办公室批阅文件。
 
“吻我,宇,我想要你吻我!”女人还在不断的喊着。
 
手抬起,他的五指掩住了她的口,继续着那无情的律动。
 
对干他来说,这只是单纯的一种生理上的疏解。
 
直到一声低低的喘息,他从她的身上抽离,翻身下床,干净利落得没有丝毫留恋。
 
女人茫然的眨眨眼,直到他带着温度的手指离开了她的唇,她才像是反应过来似的仰起身子,冲着他的背影喊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不吻任何的女人,难道真的没有女人可以进驻你的心里吗?”
 
她爱他,爱得很深,所以无论如何都想知道答案。
 
“不。”他淡淡的道,没有回头,“有一个女人,早在10年前就进驻了我的心里,而她,还欠我一个吻,所以在她把这个吻还给我之前,我不会再吻任何的女人。”
 
进驻了,便是扎了根,发了芽,无论如何都消失不了。
 
最初的相遇,她所欠的那个吻,却到了最后离别的时候,他依然不曾吻过她的唇。
 
或许,是他潜意识里,希望这个吻可以一直欠着,若是欠着了,至少他和她之间,依旧还存有着一丝干系,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想着她会不会突然的出现在他面前,来还她所欠下的债。
 
爱一生,伤一世!却为什么依然无悔呢?
 
宠宠!
 
宠宠!
 
直到很多年后,齐宇弥留之际,他手中握着的,依然是宠宠笑颜如花的照片。他这一生终身未娶,而他的唇,自他20岁那年之后,就不曾吻过任何人。
 
齐家的人,可以只为一个人,付出一生的情。
 
而齐宇前往另一个世界时,他最后留下的那句话是,“宠宠,但愿下蜚子,你的命依可以是我…
 
若有来生的话,希望可以再次相遇;
 
若有来生的话,希望不仅仅只是我爱你,你也终会爱上我;
 
若有来生的话,希望我们可以厮守到老;
 
若有来生的话……
 
若有来生……

宠你无法无天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org/3029/,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巧凰戏凤亲王的专属空姐总裁的暖床秘书女欢男爱一起挤出来吧我的娇妻疯狂女佣太劲爆狂欲总裁口下留人翘爱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