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美色最新章节

第十章

美色 | 作者:不详 | 更新时间:2019-01-28 20:01:39
推荐阅读:戏闯美人关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我的娇妻超级名模亲王的专属空姐贪色男人白虎寄情霸情恶棍
   
 
第十章 
 
  一张纸条横放在茶几上,白色的纸张上有着从报纸上剪接下的字样:   
 
  沈恋恋沈小姐已经在我们的手中,若是想让她平安无事,请于明日正午到西南路XX楼105室。若是报警,则沈小姐性命堪忧。   
 
  没有落款人的纸条,却并不难猜出对方是谁。   
 
  男人抓起纸条,揉在手心之中。这个该死的女人,这次又惹上了什么麻烦?! 
 
一筷子糖醋排骨,一勺蛋花肉丝汤,嘴里还塞满了好几块的鸡肉,所谓的女性形象简直降到了最低点。   
 
  “哇……好吃,真的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沈恋恋满嘴的菜,含糊不清地赞叹道。尤其这些菜还是根据她的要求所做的。   
 
  眼皮微微一抖,高莉莹有些无法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你真的确定她平时是吃惯了薛君尘烧的菜的人?”她问着站在她身后的黑衣男子。   
 
  “是啊,这个绝对不会有错的,我们调查过,而且她也亲口承认了。”虽然他也觉得奇怪,一个吃惯了料理天才所煮的东西的人,怎么还会吃高小姐的菜吃得如此“热情”,莫非高小姐的厨艺真的已经高出薛君尘太多了?   
 
  “让薛君尘今天来这里赴约的信已经发出了吗?”   
 
  “早发出了,高小姐请放心。”   
 
  “你说等会儿他会来吗?”高莉莹仍不放心地问道。距离正午,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应该会来,这个女的似乎是薛君尘的女朋友。”黑衣男子恭谨地答道。说似乎,则是因为连他自己都不太敢相信,薛君尘的女朋友就是眼前这个狼吞虎咽的女人。   
 
  “是吗?”她带着研究的目光打量着沈恋恋。   
 
  “这……是啊。”这厢刚回答完毕,那厢已经有人吃完了盘中的菜。   
 
  “哇,不是我说,你烧的菜真的是太好吃了,果然不愧是美食皇帝啊。”拿起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沈恋恋赞叹有加地说道。   
 
  “你真的觉得我烧的菜好吃?”高莉莹不确定地问道,若这个女人真的是吃惯了薛君尘所烧的菜的话,她的评价也许多少能让她心里有些数。   
 
  “没错啊。比薛君尘烧的菜要好吃多了。”当然,这个菜所针对的,是那绝大部分的蔬菜。   
 
  “可是……”太过干脆的回答,反倒让人有些不确定。   
 
  “哎,你该对自己更有自信啊。”沈恋恋大咧咧地拍了拍高莉莹的肩膀道,“而且我支持你,一定要比赢那个姓薛的家伙。”谁叫他最近太嚣张,老是逼着她吃那些恶心到极点的蔬菜。   
 
  高莉莹有些怔然,“你……真的是薛君尘的女朋友?”其实这个问题她早就想问了,虽然她承认沈恋恋长得不错,但是也不至于能成为薛君尘的女朋友啊,毕竟在料理界,谁都知道薛君尘对于女人是出了名的挑剔。   
 
  “我想这个白痴女人的确是我的女朋友。”慵懒中透着一丝性感的声音在房门口响起,高大的身子斜斜地倚靠在门边。   
 
  “你……”高莉莹一惊,刚想问对方是怎么进来的,身旁已经有一道身影快速地奔向了门口,“姓薛的,你说谁是白痴女人啊!”沈恋恋仰着头一拳揍向薛君尘的胸口。   
 
  “说的就是你。”他不慌不忙地接下了她的拳头,慢条斯理地说道。   
 
  “好,你有种就再说一遍!”左手被他抓住,她换成右手。   
 
  “说几遍都一样。有谁会像你那么白痴,这么轻易就被人绑来这里。”害得他的心脏又一次地承受着冲击。   
 
  “什么绑,我是自愿来的好不好!”这点绝对要郑重声明,省得他看扁了她。   
 
  “你自愿的?”他的口气有些微变,“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居然自愿跟人走?难道你不怕别人把你卖了吗?”他的手,同时拦截下她出拳的右手。   
 
  “哪有!”她那么聪明绝顶,怎么可能上当被骗,“起码人家会烧很多我喜欢吃的菜给我,你呢,除了炒青菜就是蒸萝卜,再不然就是来上一盘玉米,我都两天没看到大排了。”她掀着老底。他的恶劣行经,简直不是普通级的,已经达到了折磨人不流血的境界。   
 
  “那是为了要纠正你偏食的毛病好不好,你以为我是为了谁制定了一套营养菜单啊。”肉肉肉!她除了会想到肉还会想到什么啊。   
 
  “我偏食偏了24年,不也活得好好的。”她举出例子,以证明偏食这毛病纠正不纠正根本问题不大。   
 
  “你这叫活得好好的?你看看你浑身上下,哪点儿像是女人啊!”   
 
  “哪点儿都像,而且你别忘了,是你先喜欢我的!”沈恋恋边吼边挺了挺身子。   
 
  “你……”   
 
  “怎么样?”打骂中的两人,压根没注意到身旁的人已经看他们看得发呆。   
 
  “他们……这是在干吗?”高莉莹问着身后的黑衣男子,直觉声音有点儿走调。   
 
  “呃……是在吵架,还有……打架。”黑衣男子拭了拭汗,做着简短的说明。   
 
  “真的是这样吗?不是我眼花。”她怀疑自己看错了。   
 
  “您绝对没有眼花,因为我也看得很清楚。”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等。”   
 
  等着这两个吵得浑然忘我的人停下来,这似乎是最好的办法。   
 
  半个小时后,吵架终于有了停下来的趋势。   
 
  “和我回去。”薛君尘拉起沈恋恋的手,准备走人。   
 
  “等等。”沈恋恋的脚步定在原地,硬是不肯往前迈出半步。   
 
  “你还有事?”他回过头来奇怪地看着她。   
 
  “你忘了和人比试厨艺了。”沈恋恋指了指站在一旁呆若木鸡的高莉莹道。毕竟不能白吃别人那么多道菜,所以这点儿愿望她是一定会帮忙达成的。   
 
  薛君尘的双眉一蹙,“比试?”他向来最讨厌这类事情,当初会参加美食争霸赛,只是为了了解一下自己的厨艺到达了什么程度而已。   
 
  “对啊。”沈恋恋点点头,同时转头看着高莉莹,“你不是很想和薛君尘比试一下的吗?”同为女性同胞,正好帮她出口怨气。   
 
  “是……是啊。”手下轻拍一下她的肩,高莉莹总算是回过神来。   
 
  那个以前在宴会上见到,在她的眼里总是冷漠神秘的美食皇帝,如今算是彻底幻灭。这就是真正的薛君尘吗?一个大家所不知道的美食皇帝,“若是薛先生愿意的话,我希望能比试一下,以弥补在美食争霸赛中没能比试的遗憾。”她定下心神,望着薛君尘道。然后,她要经这次比赛之后,让人彻底地知道,她才是真正的美食皇帝。   
 
  “没兴趣。”对方俨然不怎么给面子。   
 
  “可……”   
 
  “喂,你怎么可以不比试。”不用高莉莹开口,沈恋恋已经代为其问了。   
 
  “我为什么要比试?”他双手环胸,等着她的回答。   
 
  “因为我被绑架了啊。”她举出理由。   
 
  “你有吗?”他眼角扫了扫她。   
 
  好吧,她知道,这个理由是稍微薄弱了点儿。   
 
  “那——就算是为了我好了,你就比一次啊。”她厚着脸皮道。高莉莹肯给她做那么多的菜让她吃到饱,在她的印象中,已经等同于朋友一级的人物了。   
 
  “为了你?”薛君尘的眸子一黯,“我有什么好处?”   
 
  砰!是黑衣头头摔倒的声音,果然不愧是男女朋友,连说出口的话都有一致性。   
 
  “你想要什么好处?”沈恋恋咬了咬牙问道。   
 
  “我想要……”他语音沙哑,然后在众人的一片暧昧眼神中,把唇凑向了沈恋恋的耳边,轻声地低语着。   
 
  没有人听到薛君尘所说的话,但是却都看到了沈恋恋微变的脸色,“真的要——这样?”   
 
  “没错,你可以选择不要的。”他轻耸着肩膀等着她的回答。   
 
  沈恋恋蹙着眉状似思考,然后再瞥向了一旁正等着答案的高莉莹,“……好吧。”她一副壮士断腕的表情。   
 
  “那好。”薛君尘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缓步走到了房间内早已布置好的灶台,“没想到东西倒准备得挺齐全的。”他随手拿起了一把菜刀,熟练地掂着分量。   
 
  “那个……不知道薛先生还需要准备些什么?”一旁的黑衣男子走上前问道。   
 
  “不需要了。”他随手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生菜,“比试是吧,那么一道菜就够了。”说话间,手已经飞快地挥舞着菜刀,虾、鱼、笋片……   
 
  行云流水,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仿佛只是看着他挥舞着菜刀也是一种美的享受,明明只是再简单不过的烧菜,却会让人无端地觉得高雅……   
 
  20分钟后,薛君尘带着沈恋恋离开了。而高莉莹则面色灰白地望着盘中的菜。也惟有此刻,她才终于真正明白什么是料理界的天才。   
 
  他——薛君尘,确实是当之无愧的天才。   
 
  而一个小时后,众人开始议论起了薛君尘因为比试而对沈恋恋所提出的要求。猜测很多,却没有一个猜得准。   
 
  他,当时在她的耳边所说的是……   
 
  “下个星期,给我老老实实地每天吃完两盘素菜。”   
 
  吃素菜吃得她快要受不了了。难得的星期天,沈恋恋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一群死党抓来肯德基陪她一起吃到饱。   
 
  “恋恋,你没事吧。”雷浩关切地看着吃得狼吞虎咽的沈恋恋。这种吃法,让人怀疑会不会在食物下肚前先卡在喉咙里。   
 
  “没事。”沈恋恋摇了摇头,只是这个星期素菜吃多了,现在急需要补充肉类而已。   
 
  “真的没事?”一旁的江辰插口道。   
 
  ”真的没事啊。”真是的,她看起来那么像有事的吗?“你们干吗都摆出这副好像我生大病样—产的脸色啊。”   
 
  “因为你不知道你的脸色究竟有多难看。”吴正元忍不住地叹息道,“老实交代,你最近是不是老是熬夜?”   
 
  “不是啊。”她最近吃得撑,睡得早,简直就是米虫中的一员了。   
 
  “不是?”六道目光显然都有着怀疑。   
 
  沈恋恋放下手中的鸡腿,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然后从皮包里取出镜子,“我的脸色真的有那么差吗?”   
 
  “有。”异口同声的声音,连尾音都一直地向下拖。   
 
  “真的?”她站起身子,打算左卫生间的镜子照一下。不料才起身,随即便觉得胃中一股热流涌向喉咙间,“唔……”一种反胃的感觉,让她直觉想吐。   
 
  “恋恋,你没事吧。”三个大男人一下子手忙脚乱。   
 
  “应该……没什么吧。”她勉强一笑,估计是刚才吃得太急的缘故吧。   
 
  “我看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吴正元率先建议道。   
 
  “我不……”:   
 
  “我也同意正元的意见。”江辰弹了弹手指,盯着沈恋恋苍白的面容道。   
 
  “可……”只是反胃恶心,没必要去医院吧,吃几颗药就OK了。   
 
  “好了,三票对一票,我也同意。”雷浩投下了赞成票。于是在几分钟后,沈恋恋便被三个男人推进了医院。   
 
  然后在半个小时后,当沈恋恋步出了诊断室,三个男人一哄而上。   
 
  “恋恋,怎么样?”   
 
  “没事吧?”   
 
  “要不要紧?”   
 
  “我……”众人关心的对象,脸上难得出现了犹豫的神色。   
 
  “怎么了?”三道声音齐齐地问道。   
 
  “怀孕了。”   
 
  怀孕怀孕,怀孕就代表会有孩子,会有孩子就代表势必得结婚。当然,若是她不想结婚的话也可以,只不过她那保守的老爸老妈估计会登报声明和她断绝家庭关系。   
 
  所以——只能结婚。只不过一想到将要和君尘结婚,她的心中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矛盾,反倒是有种说不出的期待。   
 
  期待?多可怕的名词,说明她真的已经中爱情的毒中得颇深,深到她甘愿跳进婚姻这个坟墓。   
 
  “薛君尘!”一掌重重地推开房间的大门,沈恋恋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到了薛君尘的面前。   
 
  “嗯?”他停一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着她鼓起的双颊,显然她有话想要对他说,“你想对我说什么?”   
 
  “我怀孕了。”她宣布着天字第一号的大新闻。   
 
  啪!手中的笔呈垂直线掉落在地上。黑玉的眼眸紧紧盯着她,漂亮性感的双唇轻轻抿起,良久,低沉得近乎沙哑的声音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你——怀孕了?”   
 
  怀孕,一个全然陌生的事情、但是她却跑到他的面前,来告诉他这个事实。   
 
  “对。”沈恋恋点着头,给予肯定的答案,“所以,我想……”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目光直直地回视着他。   
 
  “你想?”   
 
  “我们结婚吧。”她鼓足勇气说道。这可能是她这辈子所做出的最重大的决定吧。心情,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他会答应吗?还是会拒绝呢?如此匆忙而唐突的求婚,他究竟会怎么选择呢?   
 
  修长的手指微微抬起,从她的发上滑到了她的面颊上,然后再轻轻地滑到了她的唇上,薛君尘沉沉地望着沈恋恋。结婚吗?从没想过,两人之间,竟然会是由她来求婚。   
 
  她的怀孕,出乎他的意料,而她的求婚,则更出乎他的意料。   
 
  意料之外,还有着愉悦。是啊,她怀了他的孩子,更将成为他的妻子,一生惟一的妻。   
 
  如此之妻,除了她之外,只怕不会再有了吧。   
 
  唇,缓缓地开启,他含笑地凝视着她等待的神情,轻轻地吐出了答案:“好。”   
 
  这是他惟一的答案。   
 
  好,他真的说了好。   
 
  再一次地瞥着站在身旁的薛君尘,沈恋恋不得不再次地确认道:“你真的打算去见我的父母,告诉他们我们要结婚了?”   
 
  “对。”   
 
  “不用再考虑了?”   
 
  “你不觉得你这句话问得太多了吗?”薛君尘甩了个卫生眼给沈恋恋。一路下来,她已经把一个问题问了他十遍以上,也让他的耐心快要宣布寿终正寝了。   
 
  的确……是多了点儿。沈恋恋摸了摸鼻子,掏出钥匙打开了自个家的家门。领着薛君尘走进门,来到客厅。   
 
  因为事先已然通知,所以沈父沈母早坐在客厅等着了。   
 
  “爸、妈,他就是薛君尘。”沈恋恋指着薛君尘介绍道,同时又转头对着薛君尘,“这是我爸妈。”   
 
  “伯父伯母好。”恭敬有礼的举止,把带来的礼物放上桌子,让沈恋恋简直怀疑和平时与她相处的不是同一个人。   
 
  “呀,这就是恋恋的男朋友啊,上次来找恋恋的时候我们已经见过了。”沈母含着笑说道。女儿有对象,她自然是最开心的。天知道她一直担心着。毕竟恋恋的男性朋友虽多,但是能称之为男朋友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是啊,是啊。上次已经见过了。”沈父笑着附和着老婆道。对于女儿的这个男朋友,他倒是非常满意。   
 
  沈母点点头,“恋恋,你带男朋友来就好,何必还让他买礼物呢。”   
 
  “这算是结婚的第一份聘礼,一定要的。”薛君尘扬起了声音道。而后面的几份聘礼,他和父亲母亲会一起送过来。父母现在想必已经买好机票,估计明天就会到了。   
 
  “聘礼?”两老一愣,“什么聘礼?”   
 
  “两件清朝的古玩而已。”   
 
  古玩?!有这两个字的,便宜的也要几十万,而贵的则上百上千万。不过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恋恋,聘礼是什么意思?”不是说今天是带男朋友回家认识一下吗?   
 
  “爸、妈,其实呢……他不光是我的男朋友,还是我结婚的对象。”沈恋恋硬着头皮,对着自个的父母解释道。   
 
  “结婚?”两老的声音保持一致,而炮口则对准女儿。   
 
  “是啊。”她更显不自在。   
 
  “可是恋恋,有必要那么急吗?就算你们很相爱,也不用那么早结婚吧。”沈母对着女儿道。况且他们只和他见过两次面而已啊。   
 
  这……不急不行啊,“妈,我……”   
 
  “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不希望孩子以后出生遭人非议。不过,即使恋恋没有怀孕,我也打算过段时间向伯父伯母提出婚事。”薛君尘已经先一步开口道。   
 
  “你……你怎么可以说出来呢?”沈恋恋转向身边的薛君尘。完了完了,她努力想要隐瞒的事情,却在他的一句话之下,全部都抖了出来。   
 
  “你没说过吗?”他的眼睛微微眯起。   
 
  “当然,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对我爸妈说啊!”老爸老妈的思想是属于超级古董的那种,她简直不敢想象……   
 
  “恋恋,你……你们……”沈父沈母直觉一口气喘不上来,冲击波的力量一道比一道强,强到他们几乎连站立着都很难。   
 
  “爸、妈,你们先听我解释,其实是因为……”   
 
  “不用解释了。”四只手使劲地摇摆.而后简单明了地说着重点:“你们马上去给我结婚!”   
 
  一句话,决定一种人生。不过结婚归结婚,工作却还是得做。   
 
  “这个星期的菜谱呢?”索讨的声音伴随着牙齿咬牙齿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才能不问我要菜谱?”   
 
  “等泡泡龙快餐店4号分店打败了隔壁的餐馆再说。”想想她对泡泡龙快餐店也算是忠贞不渝了。   
 
  “去把工作辞了,我养你。”比起被她每天没命地催着菜谱,这种选择显然要好得多。   
 
  “不要。”沈恋恋没得商量地一口回绝。   
 
  薛君尘死瞪着沈恋恋,“为什么不要?”   
 
  “现在新时代的女性哪还需要老公来养啊,当然是自己养自己了。”她振振有辞。   
 
  “……”他猛翻白眼,“你现在每天催着我要菜谱,和我养你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同了。我拿钱的对象是餐馆的经理,不是你。”   
 
  “……”他不知道是先掐死她,还是直接掐死自己。   
 
尾声 
 
  摇摇摆摆的小身子一步步地走来,“妈咪,妈咪!”   
 
  “怎么了?”女人抱起摇晃着奔来的女儿,揉了揉女儿的发,“刚才是不是一直在书房里跟外公玩啊?”因为父母坚持不愿意搬去大房子,说是老房子住惯了,所以依然还是住在了以前的老房子里。   
 
  “嗯。”小女孩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外公对我好好,陪我玩好多游戏呢。”   
 
  “那么柔柔开不开心?”   
 
  “开心!”小女孩咧着嘴大声道,随即像想起什么似的从裤袋里掏出东西,“妈咪,我在外公的书房发现一个好有趣的东西哦,摸上去暖暖的呢。”   
 
  一块翠绿色、玲珑剃透的美玉呈现在了女人的面前。晶莹温润,坚实而缜密。   
 
  5分钟后,一道响彻云霄的喊声爆炸在房间内,“薛君尘,你把我的镯子还来!”   
 
  一全书完
美色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org/3025/,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戏闯美人关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我的娇妻超级名模亲王的专属空姐贪色男人白虎寄情霸情恶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