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理想情人最新章节

第八章

理想情人 | 作者:左晴雯 | 更新时间:2019-01-28 19:54:12
推荐阅读:戏闯美人关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我的娇妻超级名模亲王的专属空姐贪色男人白虎寄情霸情恶棍
第八章想要让应楚楚怀孕的第一个障碍就是避孕丸。
 
 要解决这个问题对孟擎雷而言并不难,只要耍一招「偷天换日」就解决了。
 
 一开始,孟擎雷想趁应楚楚不注意时,用形状、颜色和她服用的避孕丸一样
的营养剂偷偷调包。
 
 但回心一想:这样似乎不够保险,万一楚楚随身也有携带,那根本就是防不
胜防。再说,老是趁楚楚不注意偷换药丸也不是办法,万一他哪天没注意到药
丸已吃光,楚楚又另外买新的吃了,岂不功顾一匮?
 
 所以「偷天换日」的方法显然不够高竿。
 
 「既然暗的不成,我就光明正大的来。」孟擎雷邪门的一笑,似乎想到更可
行的方法。
 
 这天,他故意在应楚楚面前打了一通电话给他当医生的朋友,神情愉快的高
谈阔论,并不时传出开怀的笑声。
 
 应楚楚很喜欢看他讲电话的样子,好像个大孩子,真是可爱透了。
 
 自从翩翩结婚后,她老是听翩翩一脸幸福的对她说:「男人这种生物啊,你
一旦和他相处久了,就会发现他们其实是很单纯的生物,经常像个小孩子一样
为了一些小事而生气、闹别扭,总是要搞到他们身旁那个最重要的女人去哄他
们,他们才会开开心心的笑开。而且看久了之后,真会觉得他们像自己生的孩
子一样可爱哩!」
 
 以前她总是不以为然的一笑置之,但是最近她看雷的时候也经常拥有和翩翩
相同的心境呢!
 
 哪,就像现在,只是和朋友聊个天,他居然像个小孩子一样,一下子兴高采
烈的说个不停,一下子又和对方争得脸红脖子粗,一会儿又笑得快把屋顶掀了。
一切的动作都像极了小孩子。
 
 可是她却百看不厌,觉得很幸福。才想着,唇边便不自觉的泛起一抹笑意。
 
 「什么?你说什么?那种避孕药不太有效!?」孟擎雷突然脸色大变的大声
惊叫:「真的假的?」
 
 他不平常的反应引起应楚楚的注意,仔细的聆听接下来的谈话内容。
 
 孟擎雷非常着急的又说:「你有没有弄错,s 牌的避孕药真的有瑕疵!?在
美国和日本都有人长期服用后居然怀孕了?开玩笑的吧,我很多个情妇都是吃
s 牌的避孕药呢!」
 
 s 牌?那不就是她在吃的那一种吗?应楚楚心头一惊。
 
 「我知道了,你再确定一次,我们再联络。」见应楚楚已确实听到他说的话,
他便收了线。
 
 「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冷静!她必须确定
事情的真相
 
 「唉……实在糟透了┃┃」孟擎雷刻意抓抓头发以增加说服力,「刚刚和我
通电话的人是我一位当妇产科医生的好友。我的情妇若有妇科方面的疑难杂症,
我都会找他帮我解决。可是他刚刚却跟我说,他前些日子到美国去参加国际医
学会议时,听几位美国和日本的医生朋友说,药效卓著的s 牌避孕药最近频频
出状况,在美国和日本有很多人吃了都怀孕了┃┃」
 
 「你说的是不是德国制,分前避、后避两种的s 牌避孕丸?」应楚楚心头凉
了一大半。
 
 「就是那种,你也知道那种牌子是不是?」他佯装不知情。
 
 「呃┃┃那后来呢?」应楚楚力持镇静,想听完全部的内容。
 
 「我朋友说他们在刚结束的会议中,他那几位医生朋友就有向德国s 牌药厂
方面的代表提出这类的质疑。可想而知,对方当然是极力否认,而且对方还扬
言,如果有人在未经确切证实之前就胡乱造遥的话,他们一定会提出告诉,要
求造谣者赔偿商誉损失。那可是一大笔天文数字,所以目前还没人敢乱传,只
有少数医学界的人知道内情。」眼看她脸色愈来愈苍白,孟擎雷就很佩服自己
的演技。
 
 他又假惺惺的问:「怎么了?你脸色好像不太好看,不舒服吗?」
 
 「我┃┃」
 
 哔┃┃哔┃┃哔┃┃孟擎雷身上的B.B.Call突然作响,他把它按掉不理会它。
 
 不一会儿,B.B.Call又响了,他又把它按掉。
 
 如此重复了十次,应楚楚终于忍不住说:「对方Call得那么急,一定是有很
重要的事找你,你就回个电话吧!」
 
 「可是这电话是┃┃」他颇为难的看看她才说:「是我一个情妇Call的……」
 
 「没关系,我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你快回电给她,我到房里回避一下。」她
喜欢他的体贴,所以抱以相同的大方。
 
 孟擎雷却出声阻止她,「你不必回避,我不介意。留下来陪我,嗯?」
 
 他对她伸出挽留的手,示意她到他身边,把手交给他。
 
 爱说笑!戏才正要进入高潮,少了最重要的女主角在场怎么演下去?
 
 应楚楚很喜欢被他如此重视的感觉,便顺了他的意,留在他身边。
 
 孟擎雷这才满意的回电,「你说什么?你怀孕了!?」
 
 一来就是惊天动地的爆炸性消息,在这个敏感的节骨眼更引起应楚楚的注意。
 
 「你冷静点别哭,慢慢说给我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是都有吃避孕药
吗?什么┃┃」
 
 应楚楚听得心惊胆跳,待孟擎雷一挂电话,就迫不及待的追问:「怎么回事?
她还好吗?」
 
 「那个女人发现自己怀孕后,怕被我甩了,居然偷偷去堕了胎之后,才call
我,告诉我这件事,真是┃┃」
 
 「她会先斩后奏是怕你会不理她,因为你的「情妇十诫」第二诫就是:不准
怀孕。所以她才会这么做。」应楚楚很有正义感的为对方说话。
 
 「我知道,所以我才觉得心有愧疚。这件事说起来我要负一大半责任,因为
她吃的避孕丸是我买给她的,而且就是s 牌的……」他故意说得很悲切。
 
 「什么?」应楚楚听了差点昏倒。
 
 「你为什么这么惊讶?」他假意愣了一下,才不安的说:「难道你吃的也是
s 牌的避孕药?」
 
 他就是偷偷确定过了针对s 牌避孕药,编派了这一套「善意」的谎言。
 
 「嗯!」应楚楚老实的点点头,她不想□他。
 
 「怎么会这样┃┃」他轻按额头,一副世界未日将至的反应。
 
 「怎么办?万一我┃┃」应楚楚比他更急。
 
 「别慌,我那个医生朋友刚才跟我说,他已经帮我找到一种比s 牌更可靠的
避孕药,我这就打过去问问看。」他虚心假意的安抚她。
 
 「嗯!那你快打。」应楚楚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深信不疑。
 
 孟擎雷便按照计划又打了一通电话。
 
 「他怎么说?」孟擎雷一挂电话,应楚楚就立刻追问结果。
 
 「他说他明天会拿他说的另一种更可靠的避孕药给我,我看你就改吃那一种
看看吧!还有,他说为了慎重起见,明天要我陪你到他的医院去做一次验孕;
他还说你如果长年来都是服用s 牌避孕药的话,最近几个月最好每个月都定期
去他那边验孕,以确保安全。你觉得如何?」
 
 「就这么办吧!」为了安全起见,应楚楚毫不犹豫地接受医生的建议。
 
 「那我明天就陪你去。」他体贴的说,心里快乐歪了。「没事的,你别尽往
坏处想,嗯?」
 
 应楚楚对他的体贴温柔感到很窝心,偎在他怀里轻轻的道:「谢谢你,雷。」
 
 「你还跟我客气什么?」万岁!计划顺利成功!
 
 第二天,孟擎雷和应楚楚神情愉快的从医院走出来。
 
 「幸好没有怀孕。」应楚楚心中大石总算暂时落地。
 
 孟擎雷则提醒她:「别忘了,我们下个月的今天还要来验孕呢!」
 
 「我知道。」
 
 「对了,这瓶避孕药给你,里边刚好是一个月份的,你吃完我们下个月来医
院验孕时,再请我那个朋友开给你。」其实他交给她的不是什么避孕药,而是
可以提高受孕率的营养剂。
 
 「嗯!」应楚楚毫不怀疑地接受了他的好意。
 
 孟擎雷在心中窃笑,紧锣密鼓的算计接下去该怎么进行……
 
 「你在做什么?」
 
 应楚楚从厨房走出来,看见孟擎雷像个虔诚的教徒,跪在床上祷告,不禁好
奇的问道。
 
 「我在向圣母玛利亚祈祷。」孟擎雷一面回答,一面状甚虔诚的继续祈祷。
 
 「你什么时候变成天主教徒了?」她记得天主教信奉的是圣母玛利亚,基督
教信奉的是耶稣。既然雷向圣母玛利亚祷告,应该是天主教徒。
 
 「我母亲本来就是天主教徒,我则是因为最近有感无辜的生命葬送在我的疏
失下,所以想为没机会出生的孩子祈祷。」他说得跟真的一样。
 
 其实真相是:他想求圣母玛利亚保佑楚楚赶快受孕。
 
 而他之所以求圣母玛利亚而不是耶稣基督,自有他的一番哲学┃┃在他想来,
圣母玛利亚拥有自孕的神迹,耶稣却是个男人,所以要求受孕当然求有自孕能
力的圣母比较实在。
 
 「原来是这样。」应楚楚信以为真,以为他真的是为他上次那个情妇堕胎的
事代为忏悔,心中不由得更加爱他,觉得他真是一个有情有泪的好男人。
 
 「好了。」孟擎雷终于结束今天的祈祷时间。
 
 「那我们去吃你带来的药膳宵夜。」应楚楚经挽着他的臂。
 
 「我正有此意。」孟擎雷反应相当热烈。
 
 才在餐厅坐定,孟擎雷便猛献殷勤的舀了一汤匙药汤,柔情万千的喂身边的
佳人,「来,张开嘴。」
 
 应楚楚乐得接受心上人的宠溺,开心的享受着美食。
 
 「小心别烫着,」他又舀了一汤匙,同样吹凉了才喂她,「好吃吗?」
 
 「好吃。其实你不必每天特地从家里带来,你喜欢吃药膳食补的话,我可以
炖给你吃。」她贤慧的说。烧菜对她而言并非难事,她也不排斥。
 
 「你工作已经够累了,我怎么舍得再要你下厨。何况,我就是心疼你自从加
入我的旗下,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怕你会搞坏身子,才特地交待我家里的管
家,每天帮你炖药膳食补补补身子的,怎么可以要你自己下厨,那不就失去意
义了吗?」
 
 他说着又喂了她好几口。
 
 这番话确实是他天天带食补来的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理由是┃┃他特别交
待心腹管家准备的这些美味食补,全是根据具有提高受孕率的清宫秘方熬煮而
成的,而且男女皆宜。如此一来才不会引起楚楚的怀疑。
 
 「谢谢你,雷,你对我真好。」应楚楚毫不知情,贴心至极。
 
 雷对她愈无微不至,她就愈舍不得他。
 
 「最近工作还顺利吗?有没有什么不愉快?」他关心的探问。
 
 要是有人敢给她气受,他铁定扒了那个人的皮。
 
 「非常好,我很喜欢。」一提起现在的工作,应楚楚便有说不完的话。
 
 自从投入雷的旗下,她就如得水的鱼,得以尽情发挥她的长才,逐步实现她
最初的理想。每天的日子都很忙碌而充实。
 
 而且愈和雷接触,她愈觉得他真的如传言所说,是个事业鬼才,非常杰出、
能力又好,而她最欣赏的便是像他这样有能力的男人。
 
 「那就好。」他看看时间,已经到了每天受孕率最高峰时段,所以便抱起应
楚楚往卧室走去。
 
 他那个医生朋友告诉他,在这段时间做「那件事」受孕率最高,所以他每天
都奉行不渝。
 
 「吃药没?」他每天都不忘问她。
 
 「吃了。」她当他是体贴,满眼幸福的回答。
 
 然后,他们很快的展开激烈的缠绵。
 
 孟擎雷贼得很,总是事先在保险套前端偷偷戳破一个小洞,好让他的精子宝
宝们有机会「盗垒」成功。
 
 「啊┃┃」应楚楚觉得最近一个多用来,雷抱她的时候比以前热情激烈许多,
老是让她刺激过度而飘飘欲仙,甚至不醒人事。
 
 但是她并不讨厌,尤其雷那一声声「我爱你」是那么深切的敲入她的心坎,
令她沈醉销魂。她感觉到自己又比以前更爱雷。本来只打算给他五十分的爱,
不知不觉间已超过九十分了。不过她已不想再去勉强压抑自己对雷的感情,就
让一切顺其自然!
 
 不知何时,应楚楚又兴奋过度昏睡过去。
 
 「晚安,楚楚。」孟擎雷在她额上烙下十分经柔的晚安吻,然后深情款款的
拥着她入眠。
 
 其实他并不想每天都这么强烈的拥抱她,可是他的医生朋友告诉他,做爱时
愈激烈,受孕率愈高,所以他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对不起,楚楚,辛苦你了!但是我实在太想娶你了,所以才会如此对你。
 
 见她睡容有点憔悴,他心中不禁泛起一丝丝心疼。
 
 等我们结婚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又到了定期到医院验孕的日子,孟擎雷一早就满怀期待,兴奋不已希望能听
到好消息。
 
 应楚楚也一样心情亢奋,但却是两样心情。她忐忑不安的祈祷自己千万别「
中奖」,她好喜欢现在的生活,不想因误服不当的避孕药而摧毁了眼前的甜蜜
幸福。
 
 验孕的结果很快便出来了,结果是┃┃没有怀孕。应楚楚松了一口气。
 
 孟擎雷心里则是有点失望,不过他很快便又振作,决定再接再厉。
 
 国父革命可是失败十次才成功,他才刚起步呢!
 
 于是,他又继续进行他的计划,「你今天下午忙不忙?」
 
 「有什么事吗?」应楚楚因没有怀孕而心情大好。
 
 「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我有几个情妇要和别的男人结婚了,我想了想,无
论如何总是和她们有过一段情,所以想为她们尽点心意。」
 
 「你想怎么做?」她喜欢他的重情重义,但心中仍有一丝酸味┃┃虽说她早
知道他一直有很多女人,她不是唯一,也不要求唯一;但感情放得愈深,她便
愈容易制造醋酸。
 
 「我想送她们一人一套婚纱礼服,给她们一个意外惊喜,算是贺礼。所以想
找你陪我去挑,顺便帮忙试穿看看。」他满眼期盼的说。
 
 「原则上是没问题,我只是担心我挑的不一定合她们的眼光,而且不一定适
合她们。」她就事论事的说。
 
 「我相信你的眼光,而且心意最重要,不是吗?」他理由多得很。
 
 「也对。」应楚楚不再有异议。
 
 他一听,马上等不及的说:「既然你现在有空,不如我们现在就去挑。」
 
 眼看应楚楚穿着一件件美仑美奂的白色婚纱礼服,在他面前展现万种风情,
孟擎雷便幸福得想放声大笑,恨不得立刻将她娶回家。
 
 「就这两件好了。」应楚楚道。
 
 「只要你觉得漂亮喜欢就行了。」反正本来就是要给你自己穿的嘛!孟擎雷
差点说溜嘴。
 
 应楚楚直以为他是因为信任她的眼光,心里非常高兴。「咦?你怎么也试穿
新郎礼服做什么?」
 
 孟擎雷早有准备,神色自若的说:「机会难得,而且我这辈子大概都不会有
机会穿上真的新郎装,所以就趁这个机会过过乾瘾,顺便试试看和你挑的新娘
礼服配不配。」
 
 应楚楚一点也不怀疑他的动机,因为她在挑选、试穿这些新娘礼服峙,也有
着和他相同的想法。
 
 「接下来呢?」她问。
 
 「再挑几套宴客穿的晚礼服。」他已经开始幻想婚礼当天的曼妙情景。
 
 应楚楚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努力挑选试穿,脑海里也不经意的编织着不可
能实现的美丽梦幻。
 
 经过一个星期的忙碌奔波,结婚礼服的事终于全部搞定。
 
 最后一天忙完的时候,已是晚餐时间,孟擎雷便顺口说:「我们到餐厅吃完
晚餐再回去好了。」
 
 进了西餐厅,应楚楚点了一份香煎蛙鱼排,孟擎雷自己则点了具有强精功效
的龙虾大餐。用餐到一半时,应楚楚突然一阵呕心想吐。
 
 孟擎雷见状,心中大喜,不动声色的问:「怎么了?」
 
 「没事,只是有点不舒服,我去一下洗手间。」应楚楚说着便转身往洗手间
的方向飞奔。
 
 孟擎雷很想装作若无其事的坐着等她归位,告诉他「好消息」,但是他实在
太兴奋坐不住,终于偷偷跟上去。
 
 孟擎雷实在不想这么失态,但是为了早一点窥知洗手间里的应楚楚情况究竟
如何,他不惜破坏形象,像极了偷窥女用厕所的变态色狼,双眼直愣愣的盯住
女用厕所的门。
 
 每当门被开启,他便逮住门开阖的缝隙,聚精会神的往厕所里猛瞧,怎么看
都符合变态色情狂的定义。
 
 尽管来往的人都对他投以怪异嫌恶的白眼,但陶醉于幸福中的孟擎雷根本没
那个闲功夫发现那些无聊的眼光。
 
 不久,他发现楚楚已准备离开厕所,便早一步火速的回座,一派气定神闲的
享用他的龙虾大餐。
 
 「怎么了?」待她入坐,他便佯装不在意的随口问问。
 
 「没事了,只是刚刚吃得太急,有点噎着了。」应楚楚喝了一口白酒,便继
续神情愉快的用餐。
 
 「哦┃┃没事就好。」孟擎雷像吞了一大颗恐龙蛋似的,心情像坐云霄飞车
般,一下子从最高点滑落至谷底。真是遗憾,他以为已经「有了」。
 
 奇怪,他明明天天都到庙里去拜拜,求保生大帝保佑他早生贵子;每晚还诚
心的向圣母玛利亚祈祷,又那么「努力」的做「那件事」,其他有助于怀孕的
事他也全做尽了,怎么一点迹象也没有?
 
 一定是还「做」得不够!他暗下结论。
 
 所以他决定更加「努力」,不达目的绝不轻言放弃。
 
 最近,应楚楚睡眠的时间增加了,动不动就想睡。
 
 孟擎雷见状,又满怀希望的问:「你最近怎么了?好像比以前嗜睡。」
 
 好现象,听说怀孕初期都是这样的,莫非这回真的┃┃应楚楚吃着他喂她的
药膳食补,吐口气才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老是觉得特别容易累,可
能是前一阵子工作比较忙的关系吧!」
 
 「要不要我陪你去看看医生?」孟擎雷表现得格外殷勤。
 
 中奖了,这次一定中奖了!万岁!
 
 「不必那么麻烦了,我多休息就好了。」应楚楚很懒得看医生。
 
 「还是去看看吧,算是为我,好吗?」他苦口婆心的好言游说。
 
 书上说怀孕初期最容易流产,如果不小心一点,万一流产,他之前的努力可
要付诸东流了,到时他可是会哭得很大声。
 
 「那┃┃好吧!」面对雷的一番盛情,她不想辜负他的美意便答应了。
 
 孟擎雷很聪明的没有挂妇产科,而只挂一般内科,以免应楚楚心中生疑。
 
 等待就诊的时间,对孟擎雷而言,只有坐立难安可以形容,他一直盯着门诊
室上头的号码显示灯,恨不得它能跳快一点。
 
 「雷,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顺便到外科挂个号给医生看看?」应楚
楚既同情又关心的劝他。
 
 「我干嘛看外科?」孟擎雷回应她时,一双眼睛还是瞪视着号码灯,如坐针
毡、动来动去。
 
 「这种事很平常,你别再固执了,免得让自己愈忍愈难过。」她以为他又在
闹小孩子脾气,所以像个母亲一样,很有耐心的哄他。
 
 「我真的没事┃┃」
 
 「你就别再逞强了。」
 
 「我逞什么强?」他被搞得一头雾水。
 
 「你不是痔疮吗?」她小声的说。
 
 「我哪有?」怎么会突然飞来这一笔?
 
 「那你为什么一直坐不住,显得很不妥的样子?」她指出有力的证据。
 
 「我哪有,我只是趁这个空档活动活动筋骨罢了。」孟擎雷为了不让她又胡
乱猜疑,硬是强迫自己坐定。
 
 「没骗我?」她该不该告诉他这样活动筋骨的方法,看起来像便秘坐不住一
样(Page 208, 209 are missing)
 
 ,实在很容易引人误解?
 
 「当然。」他硬挤出一个帅气的笑容,眼睛还是不时瞪向号码灯。
 
 「26号,应楚楚小姐。」
 
 「是我┃┃」孟擎雷一听便飞快冲上前去向护士报到。
 
 护士一脸诧异的瞪着他问:「你┃┃是应楚楚小姐?」
 
 「我才是,他是陪我来的。」为了不使误会更深,应楚楚连忙加以解释。
 
 「哦┃┃」护士这才回复正常,职业化的说:「请进。」
 
 孟擎雷自然是跟了进去,满怀期待地等着医生的诊断报告。
 
 不久,医生终于宣布道:「基本上没什么大碍,可能是夏秋之际,身体适应
不良,加上睡眠时间不定所引起的疲累,稍微调整一下作息就没事了。」
 
 「我想也是。」应楚楚很赞同的点点头。
 
 期待落空的孟擎雷不死心的追问:「真的只是这样?有没有误诊?」
 
 怎么会这样,容易疲累不是怀孕初期的症状之一吗?
 
 「应小姐的确只是调适不良而已,没有其他毛病。」医生好脾气的重复声明。
 
 「可是┃┃」怎么会这样?孟擎雷还是不肯相信。
 
 医生见状自以为是的对应楚楚道:「你真幸福,有一个这么关心你的男朋友。」
 
 「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应楚楚酡红双颊,甚是受用。
 
 只有孟擎雷心情异常低劣。
 
 怎么会这样?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孟擎雷愈来愈失望。
 
 已经三个月了,楚楚竟然一点怀孕的迹象也没有。难道上天真的不肯让我娶
楚楚为妻?孟擎雷愈想心情愈差。
 
 原本期待昨天的验孕报告会有佳音,谁知又落了空,唉!
 
 「难道楚楚有不孕症?」
 
 这个念头让孟擎雷心头凉了一大半,愈想愈认为有此可能。
 
 医学报告不是曾经证实过,长期不当服用避孕药很容易造成不孕吗?
 
 楚楚该不会就是这样吧?
 
 「天啊┃┃」如果真是如此可就糟了!
 
 电话偏挑在他心情最低劣的时刻来扰人,他决定不理它。可是它却耐力超强
的响了一百多声。
 
 孟擎雷忍无可忍的接起电话,朝不识趣的来电者大吼一声出气:「找谁?」
 
 (是我啦!你叫魂啊,那么大声干嘛?我可是好心的特地来通知你一件好消
息的呢!)来电的是孟擎雷的医生朋友。
 
 「你还会有什么好消息?想介绍我更有效的催孕药不成?」孟擎雷无端的迁
怒。
 
 (No No No,是比这个更好的消息。)他故意卖了个关子。
 
 「你再不说我就要挂电话了。」昨天才检查过,证实楚楚依然未孕,还能有
什么更好的消息?
 
 (是这样的,我要恭禧你。)
 
 「有什么好恭禧的?不会是恭禧我努力了三个多月依然不见成果吧?」如果
他胆敢在这个时候,特地打电话来消遣他,他发誓一定会打断他的鼻梁。
 
 (不,是你要做爸爸了!)
 
 「你才要做爸爸了咧┃┃你┃┃你说什么!?」孟擎雷差点咬到舌头。
 
 (我说你要做爸爸了!)
 
 孟擎雷先是惊喜,旋即发现不对劲,「不可能,我最近半年多来,除了楚楚
根本没和其他女人上过床,怎么可能当爸爸?一定又是哪个女人背着我偷情,
想诬赖我了!」
 
 (你想哪儿去了,我指的就是楚楚啊!楚楚怀了你的种了。)
 
 「你说什么!?快说清楚!」孟擎雷像绝地逢生一样,差点兴奋得昏倒。
 
 (是这样的,昨天你们来验孕时,检验科的人员摆乌龙,把楚楚的验孕报告
和另一名病患搞错了。等你们回去后,我们才发现错误,本来昨天就要通知你
了,可是一直联络不上你的人┃┃)
 
 「此话当真?」天啊!他不是在作梦吧?
 
 (千真万确。)
 
 「万岁!我终于可以娶楚楚了!」
 
 应楚楚面无血色地看着验孕片所显示的结果,陷入无尽的绝望之中。
 
 怎么办,她居然怀孕了!怎么办?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很小心的,怎么会「中奖」……」她懊恼极了。
 
 不过现在不是探讨为什么的时候,该正视的是她接下来该怎么做?
 
 「楚楚,我们结婚吧!」
 
 孟擎雷人还没进门,便迫不及待的高声宣告他的最终目的。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一屋子的冷清。
 
 「楚楚?」缺乏人气的感觉,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下一秒钟,不祥的预感果然因为贴在墙上的留言而实现┃┃给亲爱的雷:我
是潇洒的风你却是霸道的天空所以我想换片天空请你不要苦苦追踪曾经爱你的
楚楚留「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孟擎雷将信笺揉成一团,发狂的
嘶哮。
 
 「楚楚不会离开我的┃┃」
 
 「楚楚┃┃」
 
 他不顾一切的飞奔而出,驾着车子直冲「赖着不走」,却扑了个空;他慌乱
之余,像只无头苍蝇似的转向市区找遍台北每一处楚楚可能去的地方,却怎么
也找不到楚楚的芳踪。最后,他再一次找上何翩翩。
 
 「告诉我,楚楚在哪里?你一定知道对不对?」
 
 「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才不过一个下午,他已经憔悴得吓人,何翩翩
看得出他对楚楚是动了真情,也很想帮他,但她真的不知道楚楚究竟去了哪里。
 
 「你骗我,你一定知道的,对不对?」孟擎雷精神有点紊乱的猛摇晃何翩翩
的双臂,用早已沙哑的声音怒吼。
 
 「我真的不知道,说不定楚楚只是和你开个小玩笑,或者她临时有什么急事
来不及跟你说,而不是失踪了。」何翩翩实在不懂他为何从今天中午第一次来
找她时,就一口咬定楚楚失踪了,他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你别再愚弄我了,楚楚留下这样的字条给我,不是故意失踪是什么?」孟
擎雷把皱成一团的字条丢到何翩翩面前。
 
 何翩翩摊开一看,才惊觉不妙,开始大惊失色的反过来问他:「怎么会这样?
你对楚楚做了什么,为什么楚楚会留下这样的字条不告而别?
 
 你快给我说清楚!」这会儿反过来是何翩翩猛摇晃他的双臂了。
 
 孟擎雷见状才相信何翩翩真的不知情,更加绝望的说:「楚楚怀孕了……我
因为想娶她,所以设计她怀孕,我以为我们终于可以结婚了,没想到楚楚却突
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都快急疯了。
 
 「什么!?」
 
 一个月了!
 
 自从应楚楚留言失踪至今已经一个月了!
 
 这个月内,孟擎雷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势力,策动各种大众传播媒体,包括自
己旗下和非旗下的电视台、广播电台、各类杂志及各大报纸,天天刊登斗大醒
目的寻人报导,连各大街头看板、电视墙也不放过。同时还委托各大□信社帮
寻人
 
 凡是想得到、用得上的方法他都用尽了,却没有半点楚楚的音讯。
 
 孟擎雷整个人瘦了好几圈,已濒临完全疯狂状态。
 
 「楚楚!你在哪里,别躲我,快回来,楚楚┃┃」
 
 他这么天天望空呐喊,喊得声音早已哑了、伤了,却怎么也不肯轻言放弃。
 
 奈何回应他的依然只有处处可见的寻人报导和他刊登在各大寻人报导上的爱
情宣言┃┃给深爱的楚楚:请别再做潇洒的风也别怪我是霸道的天空求你快回
到我的天空永远留在我的生命之中望穿秋水的雷留何翩翩再也看不下去孟擎雷
为了应楚楚而日渐消瘦、日渐疯狂。
 
 所以,她提供了他最后一丝希望┃┃「你去找韦涛吧!他一定知道楚楚在哪
里,而且也只有他才有那个本事让你找不到楚楚。」
 
 孟擎雷像绝地逢生一样不顾一切的冲去找韦涛。
 
 「楚楚在哪里!?」他一见到韦涛,便开门见山的逼问。
 
 韦涛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找上他,所以一点也不意外,一派冷漠沈着的说:「
楚楚不想见你,所以我不会告诉你的。」
 
 「真的是你把楚楚藏起来?」
 
 「没错,你想怎样?」韦涛已全面戒备,随时准备大打出手。
 
 没想到孟擎雷却趴的一声,双脚重重的跪在地上,抛下高傲的自尊对他哀求
道:「求求你告诉我,楚楚究竟在哪里?我爱她,我要娶她,她怀了我的孩子
了,求求你告诉我吧!我不能没有楚楚,真的不能┃┃否则我会死的……」
 
 「那你就死给我看吧!这儿是二十八楼,很适合自杀,别客气!」韦涛没有
半点感情的指住敞开的窗户道。
 
 孟擎雷当真往那扇窗户冲去,却在千钧一发之际踩了煞车,转身怒视着韦涛
吼道:「你休想拐我,我若死了楚楚怎么办?」好黑心的阴险王!哼!
 
 韦涛却出其不意的笑道:「幸好你没笨到那个地步,楚楚在这里,快去吧!」
他丢了一张字条给他。
 
 「楚楚!我终于找到你了!」
 
 孟擎雷一见到心爱的人儿,便以超光速将她紧紧牢牢的搂抱在怀中,以免她
又再次从他眼前消失。
 
 「你怎么会来这里?快放开我,我已经不爱你了,你走,立刻走!」应楚楚
惊愕不已,怎么也想不到韦涛居然会背叛她。
 
 「我不!我要娶你为妻!」他说什么也不放手。
 
 「你别开玩笑了,你不是一辈子都不打算结婚吗?为什么突然变卦?」
 
 「因为你怀了我的孩子!」
 
 「你别胡说,谁怀了你的孩子?」
 
 「你敢说你没有怀孕?」
 
 「我是怀孕了,但不是你的孩子!」她知道他一定是从验孕报告知道的,所
以并不否认怀孕。
 
 「不可能的事!」
 
 「怎么不可能,我又不只有你一个男人,这孩子的父亲是韦涛不是你,所以
你不必枉做烂好人的奉子成婚,这太不像你的为人了!」他是怎么回事?居然
会为了孩子而想结婚?
 
 「你不可能和其他男人上床,因为你只爱我一个人!」他理直气壮的说。
 
 「怪了,我记得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哦!」她心中大吃一惊。
 
 「以前是因为我爱你爱得一塌胡涂才会失去冷静的判断。现在不同了,我已
经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意,不会再做错误的判断。你绝对不是那种能同时爱好几
个男人、和好几个男人上床的女人,你别想再骗我了,我不会再上当的!」他
句句肺腑。
 
 好狡猾的男人,居然到这个时候才说出她最想听的话来扰乱她的决心。「你
别自以为是了!你凭什么这么笃定?」
 
 「因为我爱你,今后我永远只爱你一个!」
 
 「你好狡猾┃┃」她真的心动了。
 
 「我不只狡猾,而且还很阴险,为了娶你为妻处心积虑的设计你怀孕,所以
孩子一定是我的,你休想再赖,我娶定你了!」他豁出去了。
 
 「你说什么!?」她吃惊得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他索性把决定娶她及诱她怀孕的一切计划全盘托出。
 
 「你好奸诈、好狡猾呀┃┃」可是她却深受感动。
 
 「为了得到你,再阴险狡诈都不算什么!」他霸道又理直气壮的说:「现在
你无话可说了吧?赶快和我回去,我们立刻结婚!」
 
 「我不!」
 
 「为什么?」
 
 「我说过我不结婚的┃」
 
 「你也说过一旦怀了孕你就愿意结婚的!」一想到她可能耍赖不嫁他,他就
激动万分。
 
 「我是说过,但是我┃┃」
 
 「我不管,你一定要嫁给我,是你自己说怀孕就会结婚的,现在我好不容易
让你怀孕了,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不守信用?你自己说的,你不可以不嫁给
我,绝对不可以,我不管┃┃」他居然像个大孩子一样耍赖起来。
 
 应楚楚被他搞得目瞪口呆,心口却一片烫热。「你┃┃」
 
 「你敢说不嫁我的话,我就立刻死给你看!」
 
 嘿!竟然还有人求婚是以死相胁的!应楚楚真是败给他了。
 
 「好吧!」
 
 「真的,那你立刻在结婚证书上签字!」他立刻掏出随身携带的结婚证书。
 
 老天!他居然随身携带结婚证书?而且男方的部分已都签字盖章好了!应楚
楚真的彻彻底□的服了他了。
 
 「快签,不可以反悔!」孟擎雷一点也不放松。
 
 应楚楚终于如他所愿的签了字又盖了章。
 
 她一签妥,孟擎雷便急急的抢走结婚证书收好,免得她又反悔。
 
 应楚楚知道他的心思,差点笑场。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孩子气的男人?可是
她却深爱着他。「现在你可以安心了吧!」
 
 她情不自禁的偎在他怀中。
 
 他这才稍稍有了真实感,紧紧抱住她问道:「为什么知道自己怀孕后,你要
逃开我?」这是他百思不解的疑问。
 
 「因为我不想让你以为我也是那种想用孩子逼你结婚的女人嘛!」她委屈的
说。
 
 「你这个小傻瓜,可知道我都快急疯了┃┃」
 
 「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其实我留给你的留言所说的是骗人的,我真正的想
法是这样。」她取出另一张纸笺交给他。
 
 上面写着:我是潇洒的风我想换片天空你是霸道的天空却对你情有独锺「楚
楚,我爱你!」他再也忍不住,倾注所有的深情吻上她的唇。
 
 绕了一大圈,孟擎雷终于如愿以偿的穿着白色的新郎装,伫立在教堂前方,
等待深爱的楚楚穿着白色的婚纱走进礼堂来。
 
 太好了!他终于娶到楚楚了!孟擎雷高兴得想放声大笑。
 
 「奇怪,怎么这么慢?」难道楚楚又临时反悔逃婚了!?
 
 这个念头令他大惊失色,不由分说的往教堂后面的入口直冲,嘴里还大叫着
:「楚楚,你不可以反悔┃┃」
 
 他才跑了两步,应楚楚便穿着纯白的法式婚纱出现在教堂后面。
 
 「楚楚┃┃」孟擎雷一阵惊艳,忘情的停下慌乱的脚步,目不转睛的直视着
心爱的人儿,魂儿早已出了窍。
 
 但是,当他看见韦涛站在楚楚身旁,挽着楚楚的小手时,他又重新紧张起来,
三步并两步冲过去,紧张兮兮的将楚楚抢过来,紧紧的抱在怀中,大声的对韦
涛吼道:「你这个阴险卑鄙的小人,休想抢走楚楚,今天的新郎是我不是;我
老实告诉你,我和楚楚已经是合法的夫妻,今天只是补行婚礼而已,所以你死
心吧!别再疑心妄想了。」
 
 好险!幸好他及时发现,否则楚楚就被这个阴险小人抢去了。
 
 韦涛无辜的看了应楚楚一眼,应楚楚才强忍住笑意道:「雷,我跟你介绍,
涛是我的伴郎,也是我自小失散的同父同母亲哥哥。」
 
 「应楚楚,你愿意嫁给孟擎雷为妻,并发誓不管快乐、悲伤、健康、生病都
互相扶持吗?」
 
 「我愿意!」
 
 「那么,我以天父之名宣布你们婚礼成立,并祝福你们永浴爱河。」
 
 「呜┃┃」
 
 一阵骇人的哭声,让四周突然安静无声。
 
 只有应楚楚不慌不忙的掏出孟擎雷胸前的手绢,为哭得泪痕交错的孟擎雷拭
泪,并软声细气的哄他,「好了啦!别哭了,乖┃┃」
 
 「可是我真的太高兴了,我真的娶到你了,我真的太高兴了嘛,呜┃┃」
 
 他说着又放声大哭,像个大孩子一样,一点也不忌讳别人惊愕的目光和大男
人的自尊。
 
 应楚楚瞧他愈哭愈凶,便更加温柔的哄他、为他拭泪,「好了,我都知道了,
别再哭了,乖,我们得出去接受大家的祝福呢!来,快擦乾眼泪┃┃」
 
 「嗯┃┃」孟擎雷还是一个劲的猛哭。
 
 虽然这个画面看起来有点阴阳倒错的感觉,但在场的人却都深深感受到洋溢
在新郎与新娘周遭的幸福甜蜜。
 
 「难道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他真正想要的不是什么理想情妇,而是理想老
婆吗?」一旁观礼的何翩翩对身旁的夫婿龚季洋问道。
 
 「大概是吧!」龚季洋轻吻了老婆一记。
 
 两人都打心坎里祝福正双双向教堂门口移步的新人。
 
 面对教堂外头此起彼落的祝福欢呼,新郎孟擎雷心中对未来的幸福远景充满
希望┃┃我一定要好好的爱楚楚,一辈子把楚楚捧在手心细细呵护。他有绝对
的自信,他们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直到永远!
 
 而新娘应楚楚心里想的却是┃┃一年的婚姻生活应该够长了,她可不想一辈
子都被婚姻束缚,而且到那时孩子也顺利生下来了。所以她现在就得开始好好
的计划一下如何说服雷离婚。嗯!就这么办,这一年她要想办法让雷相信他们
最幸福的方式不是结为夫妻,而是当一辈子的永恒恋人、谈一辈子的恋爱!
 
 随着众人的祝福欢呼,应楚楚抛出了手中的新娘花束,新郎和新娘甜蜜幸福
的相视而笑颜粲粲,不约而同的互吻对方。
 
 当「自负男」遇上「潇洒女」,他们……应该会幸福吧!……我想……
 
 尾声当曲终人散,教堂恢复原有的宁静,韦涛一个人独留在教堂旁的树林沈
思。
 
 「帮你藏住楚楚的是段孟翔对不对?」何翩翩特意留下来问他这个问题。
 
 「谁是段孟翔?」韦涛佯装不解。
 
 何翩翩慧黠的一笑,又道:「你别□我了,我不是傻瓜,所以我知道有这个
本事让孟擎雷找不到楚楚的只有段孟翔了。」
 
 韦涛不置可否的去下一句:「随你怎么想吧!」然后便转身走人。
 
 「可不可以告诉我,段孟翔为什么耍帮你?」她记得段孟翔是G7「盖世太保」
的头头,没道理陷害被封为G7「太阳神」的孟擎雷。
 
 「他说这是他送给那小子的结婚礼物。」韦涛又丢来一句。
 
 何翩翩一脸「果真如此」的笑意!她就知道是这么回事,那个恶魔中的恶魔
果然名不虚传┃┃坏透了!
 
 最后,她又对已经走远的韦涛高喊了一句:「韦涛,天涯何处无芳草,你知
道吧!」
 
 韦涛停顿了一下,便又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何翩翩的视界之中。
 
 台中县的丁家古宅里,丁老爷爷丁宁和丁老奶奶唐荣心满意足地双双望着墙
上挂着的四帧结婚照┃┃第一张是任盈盈和程步云的。
 
 第二张是董纤纤和上官展云的。
 
 第三张是应楚楚和孟擎雷的。
 
 第四张是何翩翩和龚季洋的。
 
 是丁家为了家男人们预养的童养媳」这个谣言,会对这些个宝贝孙女的婚姻
造成不利的影响。
 
 现在看起来,是他们多虑了,天底下还是有很多独具慧眼的出色男士们的。
 
 所以,剩下来的其他娃儿们,他们也该好好的「关心、关心」了……
 
 此时,那首祝福「元、迎、探、惜」四春姊妹的嵌字诗,在艳阳下看起来更
加耀眼┃┃盈盈红粉妆,纤纤出素手;楚楚水中仙,翩翩何所似?
 
 《本书
 
理想情人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org/302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戏闯美人关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我的娇妻超级名模亲王的专属空姐贪色男人白虎寄情霸情恶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