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新书包网 > 都市商战小说 > 一笑倾君最新章节

第十章

一笑倾君 | 作者:金萱 | 更新时间:2019-01-26 09:20:42
推荐阅读:戏闯美人关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我的娇妻超级名模亲王的专属空姐贪色男人白虎寄情霸情恶棍
第十章
 
  听着应葛本彰子呼唤走出来的女子叫她妈,青木关和一柳建治两人顿时面面相问了起来,不知道身为独生子的葛木挥什么时候竟多出了个妹妹。
 
  “关、建治,我跟你们俩介绍一下,这是我媳妇,芷茜。”葛本彰子介绍道。
 
  “媳妇?!”青木关和一柳建治两人均同时瞪目结舌的叫了起来。瞪着被他们俩叫声吓了一跳,而明显不知所措起来的浅野芷茜,他们俩再度对看了起来。
 
  “对不起,伯母,我可不可以请问一下,你不是只有辉一个儿子吗?”好半晌后,青木关出声问。
 
  “没错呀!”
 
  “那……那你的意思是这个……这位……”
 
  “芷茜。”她告诉他。
 
  “她是辉的老婆?”
 
  “没错。”
 
  葛木彰子一脸笃定的回答让青木关和一柳建治好半晌说不出话来。他们不能指称她骗人、吹牛,毕竟她是长辈又是辉的母亲,但是她这样辛辛苦苦把他们两个叫来耍他们,是不是有点太过无聊了?
 
  “伯母,你今天特地叫我们过来主要是为了什么?”
 
  青木关忖度着问道,对于辉突然蹦出来的老婆不再与以置评,事实上他压根儿就不相信辉会一声不响,连娶老婆这样的大事都没跟他们这几个换帖兄弟说。
 
  “你们这三天有没有看到辉?”听见他的问题,葛木彰子的眉头在一瞬间蹙了起来,她表情凝重的问。
 
  自从那天晚上他离家之后,转眼已过了三天,她实在担心。
 
  “这三天?”青木关看了一柳建治一眼之后,两人同时摇头。
 
  “你们也没见到他吗,那他会跑到哪里去?”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伯母?”
 
  “关、建治,你们比较常和他在一起,你们听他说过荒木晴子这个名字吗?辉有没有跟你们说过什么?”
 
  葛木彰子没有回答,却问道。
 
  听到荒木晴子的名字,青木关和一柳建治均不由自主的瞠大了双眼。
 
  “伯母,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的?难道说辉跟你说过他要娶她?”一柳建治皱眉问,没注意到浅野芷茜在听了他的话之后,脸色瞬间刷白。
 
  “辉跟你说过他要娶她?”葛木彰子难以置信的瞠大了眼睛,激动的大叫一声。
 
  “我……”
 
  “对不起,妈,我有些不舒服,想进房休息一下。你们继续聊,别在意我。”浅野芷茜忽地的起身道。
 
  “芷茜?”
 
  “对不起。”她快步的离开了客厅。
 
  看着她消失于门后的背影,葛木彰子颓然的坐回沙发上,而青木关和一柳建治则一脸茫然的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半晌之后。
 
  “伯母,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柳建治忍不住出声问道,“那个芷茜真的是辉的老婆吗?为什么我们没听说辉结婚了?”
 
  “他们是还没结婚,但是辉已经向她求婚了,而且芷茜也已经有他的孩子。”
 
  “什么?!”
 
  青木关和一柳建治同时惊叫出声,然而葛木彰子就像没听到似的继续说着。
 
  “没想到辉那孩于最后竟然还是辜负了她,改弦易辙的要去娶那个叫荒木晴子的女孩,我真是……我真是……不行,我不能让他这样胡作非为,芷茜这个儿媳妇我是要定了,如果那小子敢给我去娶别人而不娶芷茜的话,我立刻跟他断绝母子关系,看他是要我这个妈妈呢?还是要那个叫荒木晴子的女孩。”葛木彰子口气决绝的说。
 
  “伯母,有事好商量,你不要这么激动。”
 
  “这并不是我一时激动所说出来的气话,如果你们俩看到他的话,你们可以把我刚刚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他。”
 
  “伯母,如果你真那么反对辉娶荒木晴子,那么在他告诉你他要娶她时,难道你没有表明态度说反对吗?”青木关皱紧眉头说,据他对辉的了解,他觉得辉并不是一个会为了爱情而抛弃亲情的人,更何况他妈还是他在世上惟一的亲人。
 
  “他告诉我?他并没有告诉我呀。”葛木彰子一脸疑惑。
 
  “那……”
 
  “是建治你刚刚说的呀,你不是告诉我说辉要娶那个女孩吗?”她转头望向一柳建治。
 
  “我?”一柳建治瞠大了眼睛,摇头道,“没有呀。我是说,辉跟你说过他要娶荒本晴子吗?要不然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在座三人同时怔住了,表情怪异的不知道他们接下来是想笑还是想哭,不过青木关倒是先笑了出来。
 
  “哦,天啊!”他笑倒在沙发上,“搞了半天原来全是鸡同鸭讲的错,根本没有一个人听辉说过他要娶荒木晴子,我们到底在穷紧张什么呀?”
 
  “都是建治的错,好端端的突然冒出‘娶荒木晴子’这几个字,才会害我误会。”
 
  好半晌之后,葛木彰子看了一柳建治一眼,喃喃的抱怨道。
 
  一柳建治一脸无辜的望向青木关。怎么到头来变成是他的错了?
 
  “OK,既然误会解释清楚了,辉并没有向任何人说过他要娶荒本晴子的话,而且他又向芷……是芷茜吧?向她求了婚,我想我们三人所担心的事应该就算是迎刃而解了吧?
 
  现在只需要等着喝喜酒就行了,你说是吧?伯母。“青木关笑嘻嘻的说道。
 
  “如果有这么顺利,我今天就不用找你们来了。”
 
  葛木彰子看了他一会儿后突然叹了口气道。
 
  “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问题吗?”青木关缓缓的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这件事说来话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她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找到辉,因为他以为芷茜不告而别的离开他了,所以正在外头四处的寻找她。”她一顿,“已经过了三天了,他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回来,我实在有点担心。”
 
  既然葛木彰子都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青木关和一柳建治也只好压下浓重的好奇心,先跳过关于葛木辉和浅野芷茜之间的事,帮她先解决“最重要”的事。
 
  “伯母,你试过辉的手机了?”
 
  “他没带手机出去,”葛木彰子说道,然后一顿,“事实上他的手机在那天被他砸烂了。”
 
  砸烂手机?
 
  青木关挑高了眉头,忍不住又和一柳建治对看了一眼。完蛋了,他的好奇心快把他给撑爆了,如果伯母不急着找辉的话,恐怕第一个受不了的人会是他。
 
  “你们知道辉都常去哪些地方吗?可不可以请你们帮忙找他?”
 
  “当然。”青木关一脸义不容辞的立刻答道,“不过伯母,你不觉得与其去辉常去的地方找他,不如到芷茜常去的地方找他成功的机率会比较大吗?毕竟辉是在找芷茜。”
 
  “你不说我倒没想到。”葛木彰子恍然大悟的叫道,“如果要到芷茜常去的地方的话……你们等一下。我去叫芷茜过来,她常去的地方只有她最清楚了。”说着,她已迫不及待的起身去叫浅野芷茜了。
 
  “真是世事多变,没想到在我们担心要怎么救辉,让他脱离魔女的魔爪之际,他竟已找了个天使,随她到了天堂。”青木关嘲弄的对一柳建治笑道,“孩子,真是没想到结婚多时的辙、我和丰自竟然都输给了他,第一个有孩子的人竟然是……”
 
  “不好了,不好了!”
 
  青木关的话被葛木彰子有如天塌下来般惊天动地的叫喊声打断。
 
  “发生了什么事?”
 
  “芷茜不见了!”她惊惶失色的叫道,“她的房间里没人,铃木桑告诉我她已经出去好一阵子了。天啊,一定是刚刚的事让她误会了,她才会突然离开的。怎么办?芷茜走了,现在就算辉自己突然跑回来了又有什么用?怎么办,这下子该怎么办?”
 
  青木关和一柳建治面面相觑。
 
  怎么办?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踽踽而行的走在大街上,浅野芷茜找不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笔直地向前走,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直走可以走到哪里,反正不管到哪里对她来说都没差,因为她始终只有一个人而已,不,如果连肚子里的小家伙也算的话就有两个人,而这事实不管到哪里都不会改变。
 
  辞了工作,又不能回老家,因为以父母这样的乡下人一定无法谅解她未婚怀孕且决定要独自抚养小孩的事,世界之大,她竟然不知道该到哪里去。
 
  摸摸口袋还有几千块,随便进人一间外表看起来顶舒适也算宁静的咖啡店内,临点咖啡前想到肚中的胎儿,她改要了一杯温鲜奶。进咖啡店里点鲜奶喝?
 
  这倒是顶新鲜的。
 
  无声的低头笑了一下,泪水却这么突如其来的滴了下来,在桌面餐巾上留下一滴又一滴明显的印渍。
 
  “姐!你知道那位客人要点什么吗?鲜奶!我的天啊,到咖啡店里喝鲜奶?她有没有搞错呀!要……”
 
  “茵!说话小心点,不要忘了这里是店里。”
 
  “我又没说什么,是那个客人怪,到咖啡店里喝鲜奶,她要喝不会去7Eleven买,跑到我们这里……”
 
  “茵!你再说,小心我就不让你在这里打工。”
 
  “姐,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你答应要让我在这里打工的。”
 
  “那你就嘴巴闭起来做事。”
 
  “闭起来就闹起来嘛,谁教我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约停三秒,“不过姐,你不觉得今天的客人都怪怪的吗?一个到咖啡店点鲜奶喝,另外一个点了热咖啡却一口也没喝,热咖啡都快被店里的冷气变成冰咖啡了,早知道我刚刚就应该直接建议他点冰的就好了,还……”
 
  “茵——”怪怪的?
 
  葛木辉坐在离吧台不远处的位子上,听着她们姐妹俩的对话,嘴角不由自主的扯出一抹苦笑。怪怪的,从来没有人用这种形容词形容他。怪怪的,他真有那么奇怪吗?
 
  四天了,芷茜已经失踪四天了,他擅自利用PSA的身份在遍国内外航线的旅客名单都找不到她,她老家也重复跑了好几次,甚至为担心她父母骗他,而在外头守了一整天,他依然找不到她。她上班的地方他也去过,她常去或是曾经去过的地方他都去找过,甚至还留了电话要店员在看到她时留住她并打电话通知他,可是一天一天的过,他新申请的手机却一次也没响过。
 
  像只无头苍蝇似的找她,这四天四夜他睡眠的时间加起来不到八个小时,脸上的胡子也没刮一下,澡还是他在为了使自己放松些,不要胡思乱想一些她是不是被绑架或是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时,才到澡堂去泡了两次,要不然……
 
  怪怪的,她说的没错,他现在看起来一定非常的奇怪,或许连芷茜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都会认不出他,芷茜……你到底在哪里?
 
  端起那杯冰了的热咖啡喝了一口,那种又冷又苦又酸又涩的感觉让他精神一振的皱起了眉头。难怪有人说喝咖啡可以提神,他付度着又喝了一口,然后感觉那种苦涩的滋味似乎稍稍夺去他心底的另一种苦涩,一个怔然之后,他毫不犹豫地将那杯冷却已久的咖啡一饮而尽。
 
  留下见底的咖啡杯与咖啡盘上的奶球与糖球,他起身走到吧台边结帐,临走前好奇的侧头看了一眼他的同族——怪怪族的那个人,不过可惜的是那个叫茵的服务生遮住了他的视线,他能见的只知那个同族人是个女人,因为她有着长长的头发,那长度就跟芷茜一样。
 
  想到浅野芷茜,才被咖啡压下的另一种苦涩再度攫住了他,到底还有哪些地方她会去,而他却还未去找过的呢?
 
  “谢谢光临。”
 
  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他在一片谢谢光临声中走出了咖啡店。他没听到那个聒噪的茵在回到吧台边时,大惊小怪的告诉她姐姐:“姐!那女的在哭耶!”
 
  世界之大却找不到一个她可以容身的地方。
 
  浅野芷茜最后还是回到她的租屋,并感谢当初离开的时间太过紧急,让她没将这间租屋退还给房东,而且屋内的东西大部分都原封不动的留在那里。
 
  从门边的盆栽底盘拿出她储藏的钥匙,开门进人房内,然而就在她踏进房门的那一刻,一股令她依恋的气息扑面而来,那是他的气息!
 
  “辉!”
 
  迅雷不及掩耳的冲进屋内,她的期盼与惊喜在目击空无一人的小套房之后,整个垮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还在期盼什么,明明都已经知道他要和晴子结婚了,她还……
 
  摇摇头甩去心中不该有的觊觎,她着手清理着微乱的房内,没仔细想几天前离开的时候,房内已被她整理得一丝不紊,怎么在过了几天之后,无人居住的房内会乱了起来。
 
  有事做便没空胡思乱想,她有一阵子心情是平静的,然而当房内恢复以往的洁净,她再也无事可做后,他的一切便如影随形地紧跟着她,让她想甩也甩不去。
 
  割断一场因缘不难,忘记思念的方法就行了,说起来多么简单的一句话,但谁做得到。
 
  叹息的将自己抛向床铺,心想着也许睡觉是惟一能让她停止想他的方法,她放松自己尝试人睡,可是周遭包围着她的他的气息是那么的真切,哪里有办法让她停止关于他的一切思绪?
 
  摇摇头,她突然露出一抹如梦似幻的微笑。
 
  也罢,她不想再挣扎了,如果连她的梦他都要来纠缠,那么就让她在梦中奢侈一次吧,既然现实中不能拥有,就让她在梦中再拥有他最后一次吧。
 
  凌晨三点,葛木辉带着微醺的醉意走到浅野芷茜租屋外的楼下,他仰望她那一隔黑漆漆没有露出一丝光线的窗户半晌,终于还是心灰意冷的转身离开。
 
  这些天来,他每晚都会到这里来看看她是否有回来,有时,他会开门进人她房内拥抱着她遗留在屋内的味道想着她,有时则受不了缺少了女主人的空洞房间,连踏进门一步都不愿的来了又走。这些天来,他不知道附近住屋的人是否有人担心马路会被他踩出一条沟渠。
 
  想到这里,他顿时为自己这无聊的想法笑了起来,而宁静深夜的街道中突然听见自己的笑声,那种感觉还真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摇摇头,他踢了一下脚边的空饮料铝箔盒,却不知道是原本就没站稳或是醉酒的原因,竟然整个人向后倒,屁股首先着地的砰了一声。
 
  痛,难免,难看倒是真的。不过好像在以现在凌晨三点的时间,能看到他出糗的大概也只有鬼而已,葛木辉自嘲地想着,吃力的由地上爬了起来,然而愈加昏眩的脑袋却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今晚真的喝得比他所愿意承认的还多。
 
  伤脑筋,看来与其走到他停车处在车上睡一晚,不如往回走到芷茜屋里窝一晚。
 
  想罢,他混沌的立刻转身往回走。
 
  屋内漆黑、沉静得一如前几次他到这儿的样子,葛木辉关上门,整个人立刻有如泄了气的皮球般瘫靠坐在墙边。
 
  不想去躺卧她的床,因为在那儿,她的气息太过清明,而他则受不了找不到她的人却只能拥有那空虚气味的感觉。所以只需要一角,一个离她床铺最远的一角就足够了……
 
  一股尿意让葛木辉清醒了过来,而第一个钻入他依然有些昏沉脑袋的却是浅野芷茜的气味。为什么在离她床这么远的玄关处,她那有如茉莉花香的气味反而更加浓郁呢?
 
  甩甩头,尝试着甩开那令他依恋却又恼人的味道,他扶着墙壁起身,并摸黑的朝厕所的方向前进。
 
  扭开厕所的灯,在方便之后垮出厕所。然而就在他要关掉灯的那一刹那间,那个被厕所余光微微照亮的床铺却握住了他全部的视线,那里——他端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有如踩在云端般胆战心惊的一步又一步的朝床铺走近。
 
  是她,真的是她!
 
  看着沉睡中的浅野芷茜,葛木辉颤抖地伸出手,想碰她时却又突然的缩了回来。她该不会是他的幻影吧?因为他喝醉了的关系,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迟疑的转头看向依然亮着灯的厕所,和他向屋后蹲坐的墙边,葛木辉不知觉地摇着头。不,这应该不是梦,是芷茜,她真的回来了,就睡在他眼前,她回来了。“芷茜。”
 
  他哑声唤她。
 
  沙哑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不真切,而她大概也把它当成了某种噪音,只是轻微的动了一下而已并未醒来。
 
  突然决定不吵醒她,葛木辉没有再出声叫唤,反而坐到她床边缓缓的贴着她躺下,而她则立刻习惯性的偎进了他怀中。他不由自主的发出满足的声音,把她搂得更紧些。
 
  “辉?”也许是他将她搂得太紧了,她在半梦半醒之中发出模糊的声音。
 
  “嗯。”他在她额上印下一吻轻声答道,却留恋的在下一秒钟忍不住又吻了她的颊一下,然后便是她的唇、她的耳根、她的颈子。
 
  她在睡梦中轻声叹息,更燃起了葛木辉极力压抑的欲火,他开始轻咬她的颈子,且慢慢下滑用舌头逗弄她乳头,直到她再也忍不住的发出销魂的呻吟,整个身子弓起来紧靠向他,他这才忍不住出声唤醒她。
 
  “亲爱的,醒醒。”葛木辉轻摇着她,声音是沙哑而热切的。
 
  浅野芷茜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他沙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边响起,还伴随着暖呼呼的气息,她这才惊觉知道自己错得彻底。不过她没有时间为乍见他而惊呼,因为当她一睁开眼睛对上他那双深速、充满激情的眼眸时,他立刻将他与自己深深的结合在一起,让她忍不住呻吟的呼喊出他的名字。
 
  许久之后……
 
  “辉,你怎么会在这里?”在想滚离他怀中却反被他紧紧搂住时,浅野芷茜终于期期艾艾的开口问道。
 
  “不然我该在哪里?”拥着她的感觉真棒!
 
  在荒木晴子的身边。浅野芷茜想这么说,张口却道:“放开我好吗?”
 
  “这样的感觉不好吗?”
 
  感觉是很好,但是一想到他的心是别人的,即将就要和别人结婚,再好的感觉也抵不过心碎的感觉。
 
  浅野芷茜在心里答道,并再度开口说:“放开我好吗?辉。”
 
  “放开你以后,这回你又想跑到什么让我找不到的地方?”他突如其来的问道。
 
  浅野芷茜来不及回答他,整个人已被他转而面对他。
 
  “芷茜,你知道这几天我找你找得快疯了,你到底跑到哪去了?”他的表情中有着明显的痛苦与脆弱,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为什么不亲口问我,为什么这么轻易就离开我,难道我对你的爱和承诺对你来说根本抵不过别人的一句谎言吗?”
 
  “那是谎言吗?”浅野芷茜哭泣的喃喃说道,“我可以忍受你不爱我,但是不要骗我,求你。”
 
  “你要我发毒警说我那天绝对没有睡在她床上吗?还是需要亲眼见我和她对质,如果怕我事先曾和她对过口,我甚至可以找出一打以上的证人向你证明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并无半句虚假,否则我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葛木辉信誓旦旦地说。
 
  “不!别这样。”她迅速的伸手阻止他发毒誓,无奈却已来不及。
 
  她的举动让葛木辉深情的对她露出一抹笑意,他握住她的手压在唇边。
 
  “我和晴子早已是过往云烟,现在能让我牵肠挂肚的人只有你。我爱你,芷茜。”
 
  他说,怎知却见浅野芷茜的泪水反掉得更快,“你还是不相信我吗?”他皱着眉问她。
 
  她摇摇头。
 
  “那,说你相信我、你爱我。”
 
  “我相信你,我爱你。”
 
  他霸道的要求,而她却虚弱的回答,不过葛木辉一点也不在意,因为他要的正是她的承诺,而下一句承诺则是他确切想听的。
 
  “而且永远都不离开我。”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说,声音很柔和表情却很认真。
 
  但这回浅野芷茜没有满足他的欲望,反在张口又闭口之后摇头,“我不能。”她脆弱地说。
 
  “你想离开我?”葛木辉立刻低吼出声,而睑上表情变化迅速快得惊人,“你到现在还想着要离开我?为什么,你说相信我的。”他满面怒容的质问她。
 
  看着他,浅野芷茜突然一笑,笑容之中却隐含了无限的哀伤,“人是情感的动物,而情感是多变的。”
 
  她缓缓的说,“如果有一天你不爱我了,去爱上别人……”
 
  “那是永远不可能的事。”他斩钉截铁地打断她说。
 
  “这种事谁也不能够保证。”她无力地笑道。
 
  “我……”瞪着她,葛木辉一脸无处发的愤怒,然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怒气重拾自制,“好,如果这是你不能承诺我永远不离开我的理由,那么没关系,我只要你答应我在你准备离开我之前,一定要亲口告诉我你要离开的理由,不准再不告而别,这样可以吗?”
 
  浅野芷茜默默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我保证绝不会强迫你留下来,如果你真要离开我的话。”他补充地说。
 
  浅野芷茜依然只是看着他。
 
  “我甚至还可以答应你结婚证书和离婚协议书在结婚时一起签,而离婚协议书则交由你保管,只要你答应我绝对不再不告而别。”这是他现在惟一想得到的最大妥协,不过他对天发誓今生绝对不会让她有使用到那张离婚协议书的机会,“怎么样?芷茜,回答我。”
 
  她的沉默让他急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他催促着。
 
  千呼万唤始出来,浅野芷茜沉默了半晌之后终于点头回答,“我答应你。”
 
  听到她的回答,葛木辉兴奋的几乎要飞上天。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公证。”他深呼吸的沉住气,掀开被单下床道。
 
  浅野芷茜明显的愣了一下,“现在天才刚亮呀,辉。”她匆忙道。
 
  “没关系,我们到门口去等,反正我要在最短时间内将你归为所有。”他望了一眼初现曙光的窗外,耸肩道,“这样的话如果你下次再敢不告而别,至少我还可以登报警告逃妻。”
 
  听着他心有余悸的话,浅野芷茜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她深情凝望着他,“你忘了吗?”她缓缓地说,“我刚刚才答应你不再不告而别,你忘了吗?”
 
  被她脸上突然展露的绝美笑容攫去神志,葛木辉不知不觉间松开了手中的衣衫再度回到有她的床上,温柔却坚定的将她拥人怀中。
 
  “辉?”
 
  “你说的没错,你答应我了。”他倾身亲吻着她哑声道,“不过不管怎样,我们起床后要做的第一件事还是结婚,至于现在……吻我。”
 
  *欲知青木关与薇安·卡特的恋由吗?请看六本本物语之一《超时空恋曲》。
 
  *想了解高木辙与高木瞳之间的爱恋纠葛吗?请看六本木物语之二《爱只有你》。
 
  *欲知上杉丰自和龙居静令人玩味的情史,请看六本木物语之三《敌人?情人?》。
 
  跋
 
  金茗妹在答应萱写这篇后记时,我就在想,该如何下笔?
 
  写些什么?
 
  说实在的,最近心情有点沉闷,觉得日子过得有点乏味、有点无聊,想尝试改变,虽然脑中不断有新的想法出现,想抓住,想理出头绪,最终却只是使自己更加烦心,情绪更加低潮罢了。
 
  ——看漫画。
 
  每当我和萱心情不好时,便会冲到附近的小说租书店,去借“一大堆”的漫画,然后没日没夜的给他一次看到完,什么也不去想,不去管,让脑神经处于完全停顿的状态,我们都有相同的默契与想法。(套句郝思嘉所说的名言,当明天日光出现时,希望随之而来,一切的事都等到明天再说吧!)而我们处理压力的方法也是如此。很特别吧!
 
  可是我最近发现,自己的情绪很容易受影响,且只要心情一不好,便会一直低落下去,那种感觉很可怕,好像置身在一个漆黑的大漩涡中,不断地往下沉,再下沉,想法也会愈来愈悲观,进而开始对自己产生质疑,所谓的钻牛角尖大概就是形容我这种人吧!
 
  (不知像我这样的人多不多?)而萱的个性恰与我相反,她讨厌太深入的去想一件事,她总是说那样太累人了,从来,她不会让恼人的事在她身上停留大久,她总是说她所有的思考都已经放在小说中了,没有多余的空间想大多烦人的事。
 
  我们是姐妹,有着相同的兴趣,却完全相异的个性。
 
  当初,萱选择了与自己相同兴趣的工作——写作,一投入便是几年的光景,虽然她一边写一边念着要封笔,却也如期的交出了二十几本的作品了(当然我每本都看过了),先不论读者给予的评价如何,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是,她的努力,我们都看到了。
 
  而我呢?投入了所谓的上班族群中,每天过着朝八晚五的生活,虽是安定,却总是觉得缺少了某些东西,而自己也不确定那是什么,但就是有股空虚感,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不满足感吧!
 
  今天在这里帮萱写后记,这是第二份稿子,原本拟的稿自己反复看了几遍,觉得实在有点晦暗,与本书或作者也扯不上哈关系,多是心情的抒发(那时的心情真的很糟),不是很适合拿来当后记,且容易影响读者的心情。
 
  而一般读者可能会好奇的作者生活,我大概提了一些,多是以对比的方式在进行。
 
  你们可以从这里看出金萱是个怎样的人了吗?
 
  看到这里,会不会觉得有点严肃,我在写这篇后记时还未看过这部作品,所以不给予任何的评价或是读后感,如果有读者们想从此篇后记中寻找些许端倪与介绍的话,先跟你们说声抱歉了,不过,还是有令人兴奋的事情,那就是“纯属金萱好奇”活动结束了,我们将于后面公布得奖者名单,对于未能得奖者,也谢谢各位的支持。
 
  一篇后记到这里也该结束了,之所以多加了这一段,只是因为得凑足一千个字,我很无聊吧!
 
  全书完
一笑倾君最新章节http://www.shubaola.org/3017/,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戏闯美人关总裁的暖床秘书制服下的诱惑狂欲总裁我的娇妻超级名模亲王的专属空姐贪色男人白虎寄情霸情恶棍